彩神大发快三

《生活,是第一位的》汪曾祺

編輯:千味書屋 來源: 彩神大发快三 時間: 2018-11-23 12:27:00 閱讀: 810次
《生活,是第一位的》汪曾祺

基本信息

書名:《生活,是第一位的》
作者汪曾祺
(作者)
出版社江西人民出版社
出版時間:第1版(2018年11月1日)
頁數:320頁
語種:簡體中文
開本:32
ISBN:9787210107880
ASIN:B07HPYF2GF
版權:果麥文化

編輯推薦

有評論家說汪曾祺的語言,有點特別,拆開來看,每一句都很平淡,放在一起,就有點味道。
也許,可以從這本書里密度很高的“甘苦之言”里找到答案。

◎我初學寫小說時喜歡把人物的對話寫得很漂亮,有詩意,有哲理,有時甚至很“玄”。沈從文先生對我說:“你這是兩個聰明腦殼打架!”他的意思是說這不像真人說的話。托爾斯泰說過:“人是不能用警句交談的。”(P034,《“揉面”——談語言》)

◎要把一件事說得有滋有味,得要慢慢地說,不能著急,這樣才能體察人情物理,審詞定氣,從而提神醒腦,引人入勝。急于要告訴人一件什么事,還想告訴人這件事當中包含的道理,面紅耳赤,是不會使人留下印象的。(P042,《小說筆談》)

◎一個作家對生活沒有熟悉到可以從心所欲、揮灑自如的程度,就不能取得真正的創作的自由。所謂創作的自由,就是可以自由地想象,自由地虛構。(P045,《道是無情卻有情》)

◎風景是人物眼中的風景,大部分時候要用人物的眼睛去看風景,用人物的耳朵去聽聲音,用人物的感覺去感覺周圍的事件。(P062,《小說創作隨談》)

◎我要運用普通樸實的語言把生活寫得很美,很健康,富于詩意,這同時也就是我要想達到的效果。(P171,《美學感情的需要和社會效果》)

…………


名人評書

若世界真還公平,他的文章應當說比幾個大師都還認真而有深度,有思想也有文才!“大器晚成”,古人早已言之。很可愛還是態度,“寵辱不驚”!
——沈從文

汪曾祺是一文狐,修煉成老精。
——賈平凹

汪先生的好,是如今大多數中國作家身上沒有的好。他那種夫子氣,文士氣,率性而真切,沖淡而平和,有大學而平易,閱人閱世深厚而待人待物隨意。
——何立偉

汪曾祺充滿暖意的小說使人的精神健康,內心平安。在今天,我覺得汪曾祺的創作對我們這代人仍然有著深遠的影響,對更年輕的作家,同樣有著強烈的示范意義。
——鐵凝

明末小品式的文字,閱讀時開窗就能聞見江南的荷香。
——馮唐



作者簡介

汪曾祺(1920.03.05-1997.05.16)
江蘇高郵人,中國當代作家、戲劇家。
代表作有《受戒》《大淖記事》《人間草木》《歲朝清供》等,被譽為“抒情的人道主義者……”。


目錄

自報家門
關于《受戒》
《大淖記事》是怎樣寫出來的
“揉面”——談語言
小說筆談
道是無情卻有情
小說技巧常談
小說創作隨談
談風格
傳神
關于小說的語言(札記)
小小說是什么
小說的散文化
文學語言雜談
認識到的和沒有認識到的自己
小說陳言
小說的思想和語言
美在眾人反應中
語文短簡
學話常談
談讀雜書
思想·語言·結構
使這個世界更詩化
我是一個中國人——散步隨想
回到現實主義,回到民族傳統
美學感情的需要和社會效果
中國文學的語言問題——在耶魯和哈佛的演講
傳統文化對中國當代文學創作的影響
西窗雨
兩棲雜述
讀民歌札記
我和民間文學
我是怎樣和戲曲結緣的
《汪曾祺短篇小說選》自序
《晚飯花集》自序
《晚翠文談》自序
《汪曾祺自選集》自序
《蒲橋集》自序
撿石子兒(代序)
《汪曾祺文集》自序
沈從文和他的《邊城》
沈從文的寂寞——淺談他的散文
沈從文先生在西南聯大
讀《蕭蕭》
又讀《邊城》
人之所以為人——讀《棋王》筆記


經典語錄及文摘

“揉面”——談語言(節選)

……
我初學寫小說時喜歡把人物的對話寫得很漂亮,有詩意,有哲理,有時甚至很“玄”。沈從文先生對我說:“你這是兩個聰明腦殼打架!”他的意思是說這不像真人說的話。托爾斯泰說過:“人是不能用警句交談的。”
尼采的“蘇魯支語錄”是一個哲人的獨白。吉伯維的《先知》講的是一些箴言。這都不是人物的對話。《朱子語類》是講道德,談學問的,倒是談得很自然、很親切,沒有那么多道學氣,像一個活人說的話。我勸青年同志不妨看看這本書,從里面可以學習語言。
《史記》里用口語記述了很多人的對話,很生動。“夥頤,涉之為王沉沉者!”寫出了陳涉的鄉人乍見皇帝時的驚嘆(“夥頤”歷來的注家解釋不一,我以為這就是一個狀聲的感嘆詞,用現在的字寫出來就是:“嗬咦!”)。《世說新語》里記錄了很多人的對話,寥寥數語,風度宛然。張岱記兩個老者去逛一處林園,婆娑其間,一老者說:“真是蓬萊仙境了也!”另一個老者說:“個邊哪有這樣!”生動之至,而且一聽就是紹興話。《聊齋志異·翩翩》寫兩個少婦對話:“一日,有少婦笑入,曰:‘翩翩小鬼頭快活死!薛姑子好夢幾時做得?’女迎笑曰:‘花城娘子,貴趾久弗涉,今日西南風緊,吹送來也——小哥子抱得未?’曰:‘又一小婢子。’女笑曰:‘花娘子瓦窯哉!——那弗將來?’曰:‘方嗚之,睡卻矣。’”這對話是用文言文寫的,但是神態躍然紙上。
寫對話就應該這樣,普普通通,家長里短,有一點人物性格、神態,不能有多少深文大義。——寫戲稍稍不同,戲劇的對話有時可以“提高”一點,可以講一點“字兒話”,大篇大論,講一點哲理,甚至可以說格言。
可是現在不少青年同志寫小說時,也像我初學寫作時一樣,喜歡讓人物講一些他不可能講的話,而且用了很多辭藻。有的小說寫農民,講的卻是城里的大學生講的話,——大學生也未必那樣講話。
不單是對話,就是敘述、描寫的語言,也要和所寫的人物“靠”。
我最近看了一個青年作家寫的小說,小說用的是第一人稱,小說中的“我”是一個才入小學的孩子,寫的是“我”的一個同桌的女同學,這未嘗不可。但是這個“我”對他的小同學的印象卻是:“她長得很纖秀。”這是不可能的。小學生的語言里不可能有這個詞。
有的小說,是寫農村的。對話是農民的語言,敘述卻是知識分子的語言,敘述和對話脫節。
小說里所描寫的景物,不但要是作者眼中所見,而且要是所寫的人物的眼中所見。對景物的感受,得是人物的感受。不能離開人物,單寫作者自己的感受。作者得設身處地,和人物感同身受。小說的顏色、聲音、形象、氣氛,得和所寫的人物水乳交融,渾然一體。就是說,小說的每一個字,都滲透了人物。寫景,就是寫人。
契訶夫曾聽一個農民描寫海,說:“海是大的。”這很美。一個農民眼中的海也就是這樣。如果在寫農民的小說中,有海,說海是如何蒼茫、浩瀚、蔚藍……統統都不對。我曾經坐火車經過張家口壩上草原,有幾里地,開滿了手掌大的藍色的馬蘭花,我覺得真是到了一個童話的世界。我后來寫一個孩子坐牛車通過這片地,本是順理成章,可以寫成:他覺得到了一個童話的世界。但是我不能這樣寫,因為這個孩子是個農村的孩子,他沒有念過書,在他的語言里沒有“童話”這樣的概念。我只能寫:他好像在一個夢里。我寫一個從山里來的放羊的孩子看一個農業科學研究所的溫室,溫室里冬天也結黃瓜,結西紅柿:西紅柿那樣紅,黃瓜那樣綠,好像上了顏色一樣。我只能這樣寫。“好像上了顏色一樣”,這就是這個放羊娃的感受。如果稍為寫得華麗一點,就不真實。
                                                               

書友評論及讀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