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神大发快三

《汪曾祺散文集(收藏本)》汪曾祺

編輯:千味書屋 來源: 彩神大发快三 時間: 2018-11-24 10:06:09 閱讀: 1966次
《汪曾祺散文集(收藏本)》汪曾祺

基本信息

書名:《汪曾祺散文集(收藏本)》
作者汪曾祺
(作者)
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出版時間:第1版(2018年11月1日)
頁數:0頁
語種:簡體中文
ISBN:9789900064893
ASIN:B07KBR6CW8
版權:時代華語國際

編輯推薦

★沈從文、賈平凹、馮唐、梁文道極力推崇,汪曾祺散文集精裝收藏本
黃永玉、張兆和、黃裳、王安憶、蔣勛、蘇童、鐵凝、畢飛宇、梁實秋、阿城、何立偉等文化名流傾情推薦。
★如果想要生活少俗慮,那一定得讀點汪曾祺
一套書閱讀文章精華,在輕松文字中體味生活有趣,在閱讀思考中磨礪心胸情懷。生活是好玩的,活著真好呀。
★雅致裝幀,特種紙張,精裝典藏
封面選用張大千傳神的人物畫稿,護封選用極具質感的本白松蒿紙,內封選用色調飽滿的潘通墨印刷,正文選用80克觸感細膩的膠版紙。




作者簡介

汪曾祺(1920-1997),江蘇高郵人。中國當代著名作家、散文家、小說家、戲劇家,京派作家的代表人物,師從沈從文。他的散文干凈而傳神,淡泊通透,如話家常,無不透露著他對生活細致入微的體察與含情脈脈的打量。
這位可愛的老人如一股清流,溫暖人心——不管遇到什么環境,永遠不消沉沮喪,守護心中熱情和生機,少俗慮,興致盎然地生活。



經典語錄及文摘

端午的鴨蛋
家鄉的端午,很多風俗和外地一樣。系百索子。五色的絲線擰成小繩,系在手腕上。絲線是掉色的,洗臉時沾了水,手腕上就印得紅一道綠一道的。做香角子。絲線纏成小粽子,里頭裝了香面,一個一個串起來,掛在帳鉤上。貼五毒。紅紙剪成五毒,貼在門檻上。貼符。這符是城隍廟送來的。城隍廟的老道士還是我的寄名干爹,他每年端午節前就派小道士送符來,還有兩把小紙扇。符送來了,就貼在堂屋的門楣上。一尺來長的黃色、藍色的紙條,上面用朱筆畫些莫名其妙的道道,這就能辟邪嗎?喝雄黃酒。用酒和的雄黃在孩子的額頭上畫一個王字,這是很多地方都有的。有一個風俗不知別處有不:放黃煙子。黃煙子是大小如北方的麻雷子的炮仗,只是里面灌的不是硝藥,而是雄黃。點著后不響,只是冒出一股黃煙,能冒好一會兒。把點著的黃煙子丟在櫥柜下面,說是可以熏五毒。小孩子點了黃煙子,常把它的一頭抵在板壁上寫虎字。寫黃煙虎字筆畫不能斷,所以我們那里的孩子都會寫草書的“一筆虎”。還有一個風俗,是端午節的午飯要吃“十二紅”,就是十二道紅顏色的菜。十二紅里我只記得有炒紅莧菜、油爆蝦、咸鴨蛋,其余的都記不清,數不出了。也許十二紅只是一個名目,不一定真湊足十二樣。不過午飯的菜都是紅的,這一點是我沒有記錯的,而且,莧菜、蝦、鴨蛋,一定是有的。這三樣,在我的家鄉,都不貴,多數人家是吃得起的。
我的家鄉是水鄉,出鴨。高郵大麻鴨是著名的鴨種。鴨多,鴨蛋也多。高郵人也善于腌鴨蛋。高郵咸鴨蛋是出了名的。我在蘇南、浙江,每逢有人問起我的籍貫,回答之后,對方就會肅然起敬:“哦!你們那里出咸鴨蛋!”上海的賣腌臘的店鋪里也賣咸鴨蛋,必用紙條特別標明:“高郵咸蛋”。高郵還出雙黃鴨蛋。別處鴨蛋也偶有雙黃的,但不如高郵的多,可以成批輸出。雙黃鴨蛋味道其實無特別處。還不就是個鴨蛋!只是切開之后,里面圓圓的兩個黃,使人驚奇不已。我對異鄉人稱道高郵鴨蛋,是不大高興的,好像我們那窮地方就出鴨蛋似的!不過高郵的咸鴨蛋,確實是好,我走的地方不少,所食鴨蛋多矣,但和我家鄉的完全不能相比!曾經滄海難為水,他鄉咸鴨蛋,我實在瞧不上。袁枚的《隨園食單·小菜單》有“腌蛋”一條。袁子才這個人我不喜歡,他的《食單》好些菜的做法是聽來的,他自己并不會做菜。但是《腌蛋》這一條我看后卻覺得很親切,而且“與有榮焉”。文不長,錄如下:

腌蛋以高郵為佳,顏色紅而油多,高文端公最喜食之。席間先夾取以敬客,放盤中,總宜切開帶殼,黃白兼用;不可存黃去白,使味不全,油亦走散。

高郵咸蛋的特點是質細而油多。蛋白柔嫩,不似別處的發干、發粉,入口如嚼石灰。油多尤為別處所不及。鴨蛋的吃法,如袁子才所說,帶殼切開,是一種,那是席間待客的辦法。平常食用,一般都是敲破“空頭”用筷子挖著吃。筷子頭一扎下去,吱——紅油就冒出來了。高郵咸蛋的黃是通紅的。蘇北有一道名菜,叫作“朱砂豆腐”,就是用高郵鴨蛋黃炒的豆腐。我在北京吃的咸鴨蛋,蛋黃是淺黃色的,這叫什么咸鴨蛋呢!
端午節,我們那里的孩子興掛“鴨蛋絡子”。頭一天,就由姑姑或姐姐用彩色絲線打好了絡子。端午一早,鴨蛋煮熟了,由孩子自己去挑一個,鴨蛋有什么可挑的呢?有!一要挑淡青殼的;鴨蛋殼有白的和淡青的兩種。二要挑形狀好看的。別說鴨蛋都是一樣的,細看卻不同。有的樣子蠢,有的秀氣。挑好了,裝在絡子里,掛在大襟的紐扣上。這有什么好看呢?然而它是孩子心愛的飾物。鴨蛋絡子掛了多半天,什么時候孩子一高興,就把絡子里的鴨蛋掏出來,吃了。端午的鴨蛋,新腌不久,只有一點淡淡的咸味,白嘴吃也可以。
孩子吃鴨蛋是很小心的,除了敲去空頭,不把蛋殼碰破。蛋黃蛋白吃光了,用清水把鴨蛋里面洗凈,晚上捉了螢火蟲來,裝在蛋殼里,空頭的地方糊一層薄羅。螢火蟲在鴨蛋殼里一閃一閃地亮,好看極了!
小時讀囊螢映雪故事,覺得東晉的車胤用練囊盛了幾十只螢火蟲,照了讀書,還不如用鴨蛋殼來裝螢火蟲。不過用螢火蟲照亮來讀書,而且一夜讀到天亮,這能行嗎?車胤讀的是手寫的卷子,字大,若是讀現在的新五號字,大概是不行的。

炸彈和冰糖蓮子
我和鄭智綿曾同住一個宿舍。我們的宿舍非常簡陋,草頂、土墼墻;墻上開出一個一個方洞,安幾根帶皮的直立的木棍,便是窗戶。睡的是雙層木床,靠墻兩邊各放十張,一間宿舍可住四十人。我和鄭智綿是鄰居。我住三號床的下鋪,他住五號床的上鋪。他是廣東人,他說的話我“識聽坶識講”,我們很少交談。他的脾氣有些怪:一是痛恨京劇,二是不跑警報。
我那時愛唱京劇,而且唱的是青衣(我年輕時嗓子很好)。有愛唱京劇的同學帶了胡琴到我的宿舍來,定了弦,拉了過門,我一張嘴,他就罵人:
“丟那媽!貓叫!”
那兩年日本飛機三天兩頭來轟炸,一有警報,聯大同學大都“跑警報”,從新校舍北門出去,到野地里待著,各干各的事,曬太陽、整理筆記、談戀愛……直到“解除警報”拉響,才拍拍身上的草末,悠悠閑閑地往回走。“跑警報”有時時間相當長,得一兩小時。鄭智綿絕對不跑警報。他干什么呢?他留下來煮冰糖蓮子。
廣東人愛吃甜食,鄭智綿是其尤甚者。金碧路有一家廣東人開的甜食店,賣綠豆沙、芝麻糊、番薯糖水……番薯糖水有什么吃頭?然而鄭智綿說“好呀!”不過他愛吃的是冰糖蓮子。
西南聯大新校舍大圖書館西邊有一座燒開水的爐子。一有警報,沒有人來打開水,爐子的火口就閑了下來,鄭智綿就用一個很大的白搪瓷漱口缸來煮蓮子。蓮子不易爛,不過到解除警報響了,他的蓮子也就煨得差不多了。
一天,日本飛機在新校舍扔了一枚炸彈,離開水爐不遠,就在鄭智綿身邊。炸彈不大,不過炸彈帶了尖銳哨音往下落,在土地上炸了一個坑,還是挺嚇人的。然而鄭智綿照樣用湯匙攪他的冰糖蓮子,神色不動。到他吃完了蓮子,洗了漱口缸,才到彈坑旁邊看了看,撿起一個彈片(彈片還燙手),罵了一聲:
“丟那媽!”
                                                               

書友評論及讀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