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神大发快三

《中國近代思想家文庫:湯壽潛卷》汪林茂

編輯:千味書屋 來源: 彩神大发快三 時間: 2019-04-08 15:08:14 閱讀: 477次
《中國近代思想家文庫:湯壽潛卷》汪林茂

基本信息

書名:《中國近代思想家文庫:湯壽潛卷》
叢書名中國近代思想家文庫
作者汪林茂
(編者)
出版社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出版時間:第1版(2015年2月1日)
頁數:612頁
語種:簡體中文
開本:16
ISBN:9787300196602,7300196608
ASIN:B00UITJUFO
版權: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編輯推薦

《中國近代思想家文庫:湯壽潛卷》是國家出版基金重點資助項目,收錄了湯壽潛代表性的思想論著,全書類分為憲政篇、鐵路篇、民國都督篇、其他篇等4個部分。為讀者揭示一個思想家的風貌,是了解傳主的入門書,增加讀者對中國近代思想史更全面的認識。




作者簡介

汪林茂,1949年生,浙江省開化縣人,畢業于杭州大學歷史系,留校任教至今。浙江大學歷史系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研究方向為晚清史。已在學術期刊上發表的論文有《江浙士紳與辛亥革命》、《清末文字改革:民族主義與文化運動》等40余篇。正式出版的論著有《浙江通史·晚清卷》、《晚清文化史》、《從傳統到近代:晚清浙江學術的轉型》等8種。


目錄

導言
憲政篇
危言(1890年)

目錄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憲法古義(1901年撰,1905年刊行)

目錄
卷一元首之權利
卷二議院之權利
卷三國民之權利
致章一山函(1)(1904年9月10日)
致章一山函(2)(1904年9月10日)
致瞿鴻禨(1906年9月)
致瞿鴻禨(1906年9月)
代擬浙人國會請愿書(1908年7月)
復浙撫院增(1909年8月17日)
答各團體祝辭(1909年11月9日)
為國勢危迫敬陳存亡大計標本治法折(1909年11月28日)
為憲政維新瀝陳管見事(1909年)
代擬條陳疏(1909年)
為興亡大計決在旦夕國勢憂危亟應挽救瀝陳管見伏祈圣明裁擇折(1909年)
擬瀝陳內治外交管見折稿(1909年)
請縮短國會年限片(1909年)
再請開缺附陳新政舛誤奏(1910年1月)
在廣東演說國會(請開國會演說詞)(1910年4月17日)
鐵路篇
致沈仲禮等書(1905年5月25日)
湯壽潛劉錦藻浙江全省鐵路議略(1905年10月3日—9日)
致盛宮保(1905年12月28日)
復盛宮保(1905年)
復盛宮保(1905年)
致盛宮保(1905年)
復盛宮保(1905年)
致浙撫院張(1906年2月12日)
致浙江撫院張(1906年2月14日)
致浙江撫院張(1906年2月16日)
致盛宮保(1906年2月17日)
致浙撫帥張(1906年2月24日)
致浙撫帥張(1906年2月25日)
商辦浙省鐵路有限公司暫定章程(1906年3月2日—7日)
致浙撫帥張(1906年3月4日)
致謝戶部左堂陳(1906年3月27日)
致乍浦都統柏(1906年4月22日)
致外務部電(1906年5月29日)
致浙撫張(1906年6月7日)
致福建即補府張(1906年6月12日)
致盛宮保(1906年9月1日)
致盛宮保(1906年9月3日)
致盛宮保(1906年9月4日)
致盛宮保(1906年9月7日)
致蘇撫陳夔龍(1906年9月25日)
致軍機處王爺電(1906年9月下旬)
浙江鐵路公司股東會章程(1906年9月30日、10月2日)
浙江鐵路公司董事會章程(1906年10月4日)
浙江鐵路公司股東會開會次序(1906年10月5日)
答《南方報》十一日所登來函(1906年10月8日)
浙路公司咨請撫憲文(1906年11月13日)
致謝答詞(1906年11月14日)
浙路車站圈地之批詞(1906年12月1日)
致撫帥張(1906年12月22日)
致農工商部電(1906年12月)
致筱珊函(3件)(均在1906年)
致浙撫帥張(1907年3月7日)
致浙撫帥張(1907年3月14日)
復蕭山南沙沈(1907年3月17日)
致撫院張(1907年4月14日)
致浙撫部院張(1907年5月15日)
致浙撫部院張(1907年8月5日)
浙路總理湯蟄仙京卿為蘇路采石事致松江府函(1907年8月12日)
浙路公司致外務部電(1907年10月5日)
浙路總副理董事會全體復北京浙路辦事處外部某侍郎函(1907年10月)
浙路公司致杭州商會總理電(1907年11月13日)
復淅藩電(1907年11月13日)
浙路公司致新浙撫電(1907年11月22日)
又上江督、蘇撫、浙撫電(1907年11月)
蘇浙路公司致陸春帥電(1907年12月10日)
在旅滬寧波同鄉大會上的演說稿(1907年12月15日)
致馮撫電(1907年12月17日)
致馮撫電(1907年12月22日)
復盛宮保電(1907年12月23日)
復浙撫電(1907年12月23日)
致浙撫電(1907年12月24日)
致諸暨勸學所電(1907年12月29日)
致日本大清欽差李(1907年12月)
浙路一萬九千二百三戶股東會全體謹稟(1907年)
浙路公司致粵公司電(1907年)
浙路公司復嘉興府學堂電(1907年)
蘇浙路公司致江督電(1907年)
浙路公司再致北京辦事處電(1907年)
致俞廉三侍郎電(1907年)
蘇路、浙路總協理上外部、郵傳部電(1907年)
蘇路張協理、浙路湯總理上張中堂電(1907年)
江浙兩路公司致北京浙路辦事處電(1907年)
蘇浙兩路公司總理致外、郵、商部電(1907年)
浙路公司致農工商部電(1907年)
又致北京浙路辦事處電(1907年)
致杭拒約會電(1907年)
浙路公司致北京電(1907年)
浙路公司致閩公司電(1907年)
浙路公司致駐滬路局電(1907年)
浙路公司呈新任浙撫馮中丞電(1907年)
浙路致拒款會電(1907年)
致署撫院信(1908年1月1日)
蘇浙兩公司致蘇浙撫電(1908年1月18日)
咨呈浙江巡撫部院馮(1908年1月)
蘇浙兩公司致軍機處等電(1908年3月12日)
蘇浙兩公司致江督電(1908年3月12日)
意見書(1908年4月3日)
敬告股東意見書(1908年4月11日)
致欽差日本考察憲政大臣李閣部堂(1908年4月11日)
浙路公司咨呈浙撫文(1908年5月18日)
咨呈浙撫部院馮(1908年5月26日)
浙路公司咨呈浙撫文(1908年6月7日)
浙路公司咨呈浙撫文(1908年6月16日)
致上虞陳(1908年6月23B)
致山西綏遠城將軍信勤(1908年6月27日)
《奏準商辦全浙鐵路有限公司章程》序(1908年6月)
咨呈浙撫部院馮(1908年7月15日)
復貴州省城連升臺前任藩臺全(1908年7月20日)
復浙撫帥增(1908年10月23日)
致浙撫院增(1908年11月24日)
致江西廣信府正堂許(1908年12月23日)
移滬杭甬路局(1908年12月)
致上海甬屬集股處周、樊(1909年1月15日)
復浙撫帥增(1909年2月13日)
商辦全浙鐵路公司呈復郵傳部文(1909年2月22日)
致嘉屬集股處經理函(1909年3月15日)
致浙撫院增(1909年3月24日)
致浙撫帥增(1909年3月26日)
浙路公司咨浙撫文(1909年3月29日)
江浙鐵路公司駁《字林西報》所登倫敦《泰晤士報》北京訪事人述滬杭甬路事失實函(1909年4月3日)
咨呈郵傳部(1909年4月21日)
復四川錢(1909年4月22日)
致浙撫帥增(1909年4月27日)
致軍機處王爺中堂電(1909年5月8日)
致浙撫帥增(1909年5月18日)
致浙撫部院增(1909年5月18日)
告故鄉父老文(1909年5月20日)
浙路總副理四年期滿告退文(1909年6月26日—27日)
咨呈兩江督部堂、浙江撫部院、江蘇部院(1909年7月2日)
復本省父老函(1909年7月5日)
致浙撫帥增(1909年7月10日)
蘇浙路公司咨呈郵傳部文(1909年7月15日)
復郵傳部尚書徐(1909年7月15日)
致浙撫院增(1909年7月31日)
致浙撫臺增(1909年8月12日)
商辦全淅鐵路公司咨呈郵傳部(1909年8月)
復諮議局全體議員(1909年9月3日)
復云南藩臺葉(1909年9月29日)
全浙士民恭上王爺殿下頌詞(1909年9月)
新授云南按察使、浙路總理湯呈浙撫增代奏謝恩并請陛見文(1909年9月)
咨呈浙撫院增、咨藩臺顏(1909年10月10日)
致浙撫臺增(1909年11月1日)
致旅滬同鄉函(1909年11月18日)
咨呈兩江督部堂、江蘇撫部院、浙江撫部院(1909年12月13日)
致宋恕(7)(1909年8月后)
辭授滇臬乞養陳情折(1909年)
再懇乞養折(1909年)
三懇乞養折(1909年)
末次辭浙路總理文(1910年1月)
父老且衰勢難就養懇恩準予開缺折(1910年2月1日)
商辦全浙鐵路公司致郵傳部函稿(1910年3月12日)
咨呈浙撫院增(1910年3月23日)
咨呈郵傳部(1910年4月3日)
發起東南鐵路之演說(1910年4月17日)
湯蟄仙學使演說詞(1910年5月18日)
移勸業道董(1910年5月28日)
咨呈浙撫院增(1910年6月1日)
復汕頭商務會電(1910年6月25日)
咨呈浙撫院增(1910年6月27日)
移藩臺顏、運臺衡(1910年6月27日)
咨呈郵傳部(1910年6月27日)
咨呈郵傳部(1910年7月13日)
致軍機王大臣電(1910年8月22日)
請辭發言(1910年8月26日)
率兒子孝佶謹啟(1910年10月3日)
家電一則(1910年11月15日)
咨呈浙撫院增(1910年11月26日)
移勸業道董(1910年11月28日)
咨呈浙撫部院(1911年1月15日)
咨呈浙撫部院增(1911年3月31日)
咨呈郵傳部(1911年3月31日)
復華僑張鴻南(1911年12月)
復浙江民政司褚(1912年6月23日)
致代表書(1912年7月初)
致熊希齡電及北洋政府財政部復電(1912年7月15日)
致內閣及交通部電(1912年8月4日)
致交通部電(1912年9月11日)
咨浙都督朱(1912年9月12日)
致代表朱桂老函(1912年9月25日)
咨呈交通部(1912年10月4日)
電北京浙路代表(1912年10月23日)
電稿(1912年10月27日)
致朱桂丈、蔣抑公電(1912年11月2日)
致北京交通部(1912年11月2日)
致北京代表朱、蔣(1912年11月2日)
致朱桂丈、蔣抑公電(1912年11月3日)
致參議院(1912年11月3日)
致朱桂卿(1912年11月12日)
致朱桂卿(1912年11月12日)
電稿(1912年11月18日)
致朱桂卿(1912年11月28日)
致交通部(1912年11月28日)
致交通部(1912年11月或12月)
復浙江都督兼民政長朱(1913年8月22日)
復浙江都督朱(1913年8月25日)
致北京財政、外交部(1913年9月3日)
致北京交通部(1913年11月18日)
復浙江民政長屈(1913年11月19日)
致交通部(1913年11月30日)
擬浙督復交通電(1913年)
《浙路輶軒表》序(1913年)
致股東書(1914年5月2日)
《浙江鐵道史》題辭(1914年春)
……
民國都督篇
其他篇
湯壽潛年譜簡編
后記


經典語錄及文摘

版權頁:



一日鬻女爵。考《周官》有女祝、女史;漢制有內起居注;魏有女尚書,齊有女侍中,古固有以婦女備官者。后世輕視女子,而女職鰥矣。近唯泰西男女并重,各國女學林立,英國大書院,男女一律入學考試;德國生女,八歲例必入學,否則罪其父母;美國女師女徒多至三四百萬人,女學可謂盛哉!顧中國扶陽抑陰,閫內外界若秦越然,萬不能猝授女官,駭人耳目。然女子中志切顯揚、樂于表見者,必不乏人,但授以爵,似亦于古有征。可撰一品至九品女爵名色,因而鬻之,或即以夫人至孺人為爵,以便例鬻。有欲封贈其父母、伯叔、兄嫂、翁姑及本夫者,如其品,而仍予以大夫郎之封,計于名器,并無輕褻,而于度支,大有增加,以視捐納實官,冒不韙之名而僅收有限之款,利害不較然可睹哉!
保舉
彩神大发快三使執保舉者與捐納者較,人必謂保舉勝矣。而詎意保舉之營私舞弊,殆有什伯于捐納者哉!人茍有資可捐,有粟可納,必略有身家者也,不然即鳩集以成之,乞貸以足之,其取償于吾民誠不可數計,而朝廷畢竟收其數千百金之益,猶可說也。至于保舉,而巧便為已甚矣。在內則襄辦大典大工有保,纂校檔冊有保,水局獲盜有保,不特裁纂、堂司有保,胥吏亦附之矣;在外則軍功、前敵有保,而文案、糧臺附之矣;河工搶險掌壩有保,而購運、支發附之矣;出洋有保,而內地文報附之矣。海運、河運、邊防,薪水既優,保舉尤易;其他凡地方分內應辦之事,疆吏亦動以保請,請十而準亦九焉,然猶日躬親其事也;甚有掛名而附保者,有空名而頂保者。夫躬親其事者之得保,未必不以賄成,未必不以情列;若掛名、空名者,厥弊尚待問哉?非不區別等次,核實刪減,而次即次其賄屬之不齊者耳,刪即刪其關節所不到者耳,為朝廷惜名器者誰歟?況保舉人員,例歸候補班,捐納而非大八成者,皆不足望其肩背,既可不名一錢,又可優占班次,于是紈绔每獵居顯要,輿皂亦葬列捂紳。諺云“魚多水濁,官多世亂”,今有缺之官固多,而尢缺之官更多,吾直不知夫亂所底止已。

書友評論及讀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