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神大发快三

《學詩淺說》瞿蛻園

編輯:千味書屋 來源: 彩神大发快三 時間: 2018-05-09 10:30:31 閱讀: 646次
《學詩淺說》瞿蛻園

基本信息

書名:《學詩淺說》
叢書名小書館
作者瞿蛻園
周紫宜
出版社當代中國出版社
出版時間:第1版(2014年11月1日)
頁數:238頁
語種:簡體中文
開本:32
ISBN:9787515404820
ASIN:B00OFSJ0G8
版權:當代中國出版社

編輯推薦

《小書館》系列叢書,收入20世紀初以來或者版本稀少、至今仍有很高文化價值的文史作品。名為“小”,意味著篇幅小,使讀者在短時間內可獲得一方面的知識精粹;即便是大論題,也會找小的切入口,具體而微,從小處著眼談大問題,使閱讀饒有趣味。本系列擬出版100多種,首輯收入十本。民國小書館:一位堙沒已久的國學大師和一位最富詩才的女畫家的連璧之作,堪稱經典;一本具有古典素養和閱讀趣味的古詩詞知識入門讀物;自20世紀60年代香港出版后,50年后大陸首次出版,如遺世之美重放光彩。

名人評書

本世紀20年代到70年代的半個世紀中,中國學術界自王海寧、梁新會之后,夠稱得上“大師”的,陳(寅恪)、瞿(兌之)兩先生可謂當之無愧。但陳先生“史學大師”稱號久已著稱,瞿先生則尚未有人這樣稱呼過,其實兩位是一時瑜亮、銖兩悉稱的。
——學者周劭

蛻老對秦漢至明清歷代官制的精通,確實身懷絕技。他兼具功力、識力、才力。
——古典文學家金性堯

兌之書法遒美,有晉人風,古人所謂:“即其書,而知其胸中之所養。”
——掌故家鄭逸梅

兌之博學能文,著述宏富,又工書法,善畫山水及梅花,合乎吾儕心目中理想的中國文人之標準。兼治西籍,并嫻政事。其于學則邃于史,掌故精熟。
——國學大師吳宓


瞿氏曾從王闿運讀書,文史根底很深。
——著名出版家鐘叔河

陳寅恪和瞿兌之都是對歷史有卓見的學者,他們的判斷應當是歷史研究中的深刻經驗。
——學者謝泳

瞿兌之是個見識非凡的讀書人。他的高明想法,有時候述而不作,讓史實和材料說話,埋藏在選題和敘述之中。很多時候他也會議論風生。他的議論中正平和,即之也溫,從不故作驚人語,從不作無根浮談。那是一種極為難得的讀書人的見識。
——當代作家小寶


作者簡介

瞿蛻園(1894—1973),字兌之,湖南長沙市人。現代掌故大家、史學家、文學家、畫家。出身望族,為清季軍機大臣、外務部尚書瞿鴻璣的幼子、曾國藩的小女兒曾紀芬的女婿。瞿兌之早年師從湖湘詩派的領袖王闿運等名宿,后入北京譯學館主修英文,并同時學習德文、法文、俄文等語言,先后畢業于上海圣約翰大學和復旦大學。曾任北洋政府顧維鈞內閣國務院秘書長、編譯館館長及南開、燕京等大學教授。抗日戰爭期間,瞿兌之留居北京。1949年后,瞿兌之寓居上海,以著述謀生。

周紫宜(1908—2000),江西吉安人。近代著名的女畫家和女詩人。早年先后師從晚清四大詞人之一的朱孝臧和徐悲鴻的岳父蔣梅笙等名師學習書畫詩詞。周紫宜才貌雙全,高雅風致,人稱“金閨國士”,是二十世紀三十年代上海文壇、藝壇最活躍的才女之一,與當時著名的女作家蘇青、張愛玲、潘柳黛等齊名。解放后成為上海中國書畫院首批女畫師。她的詩詞作品得到冒鶴亭、蘇淵雷、唐圭章、錢仲聯等諸多大家的推崇。晚年移居美國。

目錄

第一篇詩的結構形式 
句法章法與體裁 
平仄與四聲 
對偶 
詩韻 
寫景寫情用典 
第二篇名篇之欣賞和誦讀法 
怎樣欣賞名篇 
怎樣誦讀 
第三篇詩的發展與重要流派 
國風 
漢魏詩 
阮籍及其他 
陶潛 
二謝與鮑照 
六朝民歌 
庾信 
初唐 
王維及其他 
李白 
杜甫 
韓愈柳宗元 
白居易元稹 
李商隱 
宋詩 
清詩 
第四篇 由詩到詞 
第五篇寫作方法 
第六篇論詩零拾 
詩的發展次第 
情與景 
理與事 
律詩的對法 
用典法 
句中的虛字 
疊字 
詩家習氣 
唐詩與宋詩 
江西詩派 
名句 
句法變化 
作詩的功夫 
改詩 
詩句蹈襲 
句法重復 
浮聲虛響 
個性與特長 
詠物詩與議論詩 
氣韻 
換字 
詩中常用的字 
雜體 
改詩為詞

經典語錄及文摘

2009年,我將多年前為武漢大學國學班開設的詩詞寫作課講義整理出版,書名為《學詩26講》。在第2講中,寫有這么一段話——
我青年時代師從瞿蛻園先生。那時他正受香港上海書局之邀,與周紫宜合撰《學詩淺說》一書。該書主要由蛻老執筆,而他向我口授的不少學詩方法與途徑也都被寫進了書中。由于該書在香港出版已近50年,在內地則從未出版過,今天多數讀者對它都很陌生,所以我在談到相關問題時可能常會引用該書,也可能常會根據自己的回憶,復述蛻老的觀點和舉過的例證。

沒有想到的是,距拙著初版不到5年,《小書館:學詩淺說》在內地也要出版了。作為蛻老的學生和從該書受益良多的讀者,我為已逝世40年的著者感到欣慰,也為眾多詩詞愛好者有機會獲睹一本好書而感到高興。
蛻老(1894—1973),原名宣穎,字兌之,晚號蛻園,湖南善化人,是著述等身的文史大家。僅以詩學而論,他早在1936年,就同劉麟生、蔡正華(三人均為《中國文學八論》的作者)合編過《古今名詩選》。這部由商務印書館出版的四冊詩選,遴選精當,注釋簡明,不僅在當年為佳編,即在今天仍不失為有眼光的選本。20世紀40年代,他以詩配文的形式漫談北京掌故,發表《燕都覽古詩話》四百余篇;50年代,出版《楚辭今讀》;60年代,完成了《李白集校注》(與朱金城合作)和《劉禹錫集箋證》兩部功力深厚的古籍注箋之作,因“文革”擔擱,二書直至80年代方始問世。同一時期他還編過一部《唐七言律詩選》,寫有序言,惜未出版。此外,蛻老有兩部恐已亡佚的手稿。一部是以七絕形式評論《全唐詩》中重要的詩人詩作,大約寫了二三百首,現已下落不明,倘若留存至今,會是別具特色的以詩論詩之作。另一部是《晚抱居詩話》,既談軼事,也發議論,多言人所未言。他曾用一種從故宮流出的帶脆性的深黃色紙為我書寫過10頁。拙著第16講中對杜甫《冬日洛城北謁玄元皇帝廟》的結構分析,以及對樊樊山所作類似轆轤體0的鷓鴣天的介紹,便都是從他書贈我的詩話中照搬而來。
《小書館:學詩淺說》并非他的重要著作,而只是一本關于如何學習舊體詩詞的普及讀物。由于著者對古典文學有極深的造詣和識見,對一部詩史了然于胸,本人又擅詩詞,故無論談詩的結構與形式、鑒賞與誦讀,還是談詩的發展與流派、寫作途徑與方法,都顯得游刃有余,可謂既循循善誘,平易親切,又要語不繁,切中肯綮,令人讀后有豁然開朗之感。要學習寫詩,必須對詩史及名家名作有所了解,所以《學詩淺說》近半篇幅都用來談“詩的發展與流派”,談“由詩到詞”的演變。由于并非文學史著作,其寫法就別有講究,
給我印象尤深的是如下兩點:
一是對所要介紹的對象的遴選十分精審,選定之后又總是能一語道出其人其作的主要特色。譬如“韓愈 柳宗元”一節,僅用“真樸而不華”、“拗健而不平”兩句話就概括了韓詩的特色與優長。通過對孟郊、盧仝某些生硬之作的批評,又指出了學韓詩需要避免的傾向。接著談柳宗元,認為其五古得力于六朝而不著痕跡,“意深而語淡,情苦而氣和”,這也是非常凝煉而得當的評語。類似的論述風格貫穿相關各節。我們也許并不完全贊同他的每個觀點,也許會對他的論斷提出補充和商榷,但我們不能不承認,作者富于真知灼見。
二是善于運用比較和比擬的方式。譬如談姜夔,認為姜的才情氣概遠不及辛棄疾,“但他能運用自己的長處,以精妙婉曲取勝。在音樂中辛詞可以比鐘,姜詞可以比磬,在山水中辛詞可以比長江上的云山萬疊,姜詞可以比深山洞壑中清溪一曲。天才之雄厚當然讓辛,而人工之精到,也不得不推姜,所以姜詞究竟是大家”。這樣的文字不但優美,而且在生動的比較和比擬中讓我們認識到姜夔的風格與價值。又如談吳文英,認為吳在詞壇的地位,“頗像詩家有李商隱。從表面看來,只是刻翠雕紅,一片錦繡,然而所含的內容是深曲的,組織也非常精細”。盡管一切比擬都有缺陷,但讀過玉谿生詩的人,看了以上評語,對理解吳文英肯定會有幫助。
《小書館:學詩淺說》沒有像文學史著作那樣對時代背景、詩人生平、作品的思想藝術及影響等等多費筆墨,然而我們通讀之下,似乎對詩的歷程、歷代詩家面貌已恍然有會。
《小書館:學詩淺說》的另一重點是教會讀者如何寫詩。在“寫作方法”一節中,著者從七個方面談了學詩的程序、方法、技巧和需要注意的問題。在“論詩零拾” 一節中,所談的不少問題如“情與景”、“理與事”、“律詩的對法”、“用典法”等等,對于寫作也都有啟發。譬如對于實詞和虛詞的搭配,在初學者往往不易把握,而著者對此說得很清楚:“實字用得多,就顯得厚重,虛字用得多,就顯得飄逸。實字用得多,往往使讀者需要用心體會,虛字用得多,就使讀者可以一目了然,不愁費解。但是實字用得太多,流弊是沉悶,虛字用得太多,流弊是淺薄。要能盡管多用實字而無沉悶之弊,盡管多用虛字而無淺薄之弊,那就是工夫到家了。”又說,“詩的厚薄,在乎命意如何,在乎含帶的情感如何,也不能專在虛實字的多少上計較。
不過初學作詩,虛字太多的病是容易犯的。與其虛字太多而流于淺薄,還不如實字太多的病容易矯正。”這段話在拙著第11講中曾全文引用。
“論詩零拾”完全不涉己作,而讀者于字里行間自能體認到一種來自詩壇耆宿的經驗信息。實際上蛻老的詩在圈內從來都備受推崇。他是湖湘詩派領袖王闿運(字壬秋,號湘綺樓主)的入室弟子,受王氏影響,早年即能寫骨力雄健的五古。但他并無門戶之見,認為時代在發展,無論魏晉詩、唐詩、宋詩乃至清詩,凡長處均可吸收,短處皆須避免,尤其重要的是應在舊的基礎上,釀造新的風貌、新的意境。他的詩曾受到“同光體”前輩陳三立的贊
許,被評為“抒情賦物,悱惻芬芳,而雅韻蒼格,階蘇窺杜,無愧健者”(《丙子題識》)。同輩學人中,吳宓《空軒詩話》有“瞿兌之”一節,在錄引瞿作《挽曾重伯詩四十韻》后,稱“兌之之詩,博雅淵醇,固遠非予所可及也”;又說“予最愛兌之所作《辛壬詠史詩》前后二十四首,曾倩其以錦箋寫貽,供我玩讀”。汪辟疆《光宣以來詩壇旁記》中亦有一節,專談蛻老的七古《西園王孫草書墨竹歌》,認為此類蘊含史事的長詩,始于《長恨
歌》、《連昌宮詞》,至清代惟吳梅村、王湘綺所作“可謂獨出手眼,詞旨恢宏”,而蛻老此作“頗有湘綺老人《圓明園詞》筆意”,“雖不能上沿下溯,但于此義乖雅廢之后,起而效之,固一時特起之異軍也”。該詩我在蛻老處讀過手稿,題為《海上贈西園王孫》,與汪氏所記標題不同。
《小書館:學詩淺說》的另一作者周紫宜,名煉霞,別號螺川,我在蛻老家見過。據她自己告訴我,該書主要是蛻老寫的。不過既為兩人合作,其中必有她的勞績。周氏早歲從朱古微習詞,從蔣梅笙習詩,后被視為上海畫院最富詩才的畫家。我讀過她的若干詩詞,就學養功底而論,不如蛻老深厚,古風尤非所長;就情韻才氣而論,則不在蛻老之下,近體和長短句尤為出色。她有詞云:“但使兩心相照,無燈無月何妨。”婉約流轉,真切感人。借用該書用語,可以說,蛻老的詩以功力見長,而周紫宜的詩以天分見長。
我們現已無法知道兩人寫書時的具體分工,但以詩衡文,則當我們讀到書中一些聰明機敏的比喻、妙語如珠的評議時,可以猜想,那或許正出于一代才女之手。


句法章法與體裁
學習舊體詩詞,首先應當掌握其結構形式,這對于閱讀、欣賞、寫作,都是必具的基本知識。
先談詩句的結構,第一就是句法。當然,詩可以有不同長短的句子,但這是不常見的,可以慢慢再談。一般來說,不外無言、七言兩種。五言就是五字一句,七言就是七字一句。不過詩的句子與散文的句子不同,總要兩句才能算一個整句,也就是說:上句是沒有韻的,下句才有韻。必須包括有韻的在內,才能算詩的一整句。舉例如下: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這是五言詩,前兩句末一字是“流”字,后兩句末一字是“樓”字,“流”“樓”協韻,所以前兩句是一整句,后兩句又是一整句。
大凡單是一句不能把意思說明白,總要兩句才能完整,比如這首詩的第一句能不能說明一個意思呢?當然不能。若是配上第二句,就勾畫出一幅遠景的圖畫來了。這就成為詩了。尤其是第三第四句,更可以看出,一拆開來,便不像句話。因為作詩的人是說:如果欲窮千里目,就必須更上一層樓。沒有下句,單是上句怎能成立呢?
由此可見:詩的句法要有確定的規律,五言就是五言,七言就是七言。意思是活的,句法是死的。但是又要把活的意思在死的句法中表達出來,并不因為句法的約束和限制,就把意思也變死了。上面一首的第三四句,正說明詩句的死板和詩意的靈活。
人所要表達的意思是變化無窮的,而詩句的格式又這樣簡單,怎樣能作得出詩來呢?這當然不是幾句話可以說明的。但也有幾點可以先介紹一下。
第一,一句不夠容納的意思,可以分在兩句中容納。兩句還不夠,可以衍成四句,總把它說明白才算數。
第二,詩中所用的字是可以自由伸縮的,長得可以縮短,短的也可以拉長。有些字在散文中不能沒有而作詩卻可以省去。
這樣一來,就不至于感覺句法的拘束了。當然,文藝這樣東西總是要通過人的智慧,精心烹煉才能成功,絕不能像說話一樣不假思索。不過只要抓住要點,得到訣竅,也絕不是什么非常困難的事。
句法簡單地談過了,現在再談章法。
詩的一篇,名為一首。怎樣才算一首詩呢?至少要像前面所舉一例,四句兩韻,不能再少了。
若要作成一首詩,必須具備下列一個主要條件。那就是句子必須協韻,讀起來才好聽。可以每一句的末一字都協韻,也可以每一整句的末一字協韻。前者不是常見的,一般總是用后者的辦法。像上述的例子,“流”、“樓”協韻,都在整句的末一字上。這個例子只提示最短的章法。當然不限于兩句有韻,推廣到六句、八句,以至更多都是一樣。
另外有一個附帶條件,就是短篇總要雙數的句子才能成章,五句七句九句是通常不許可的。如果是長篇,倒有時可以不拘。
總的說來,詩要盡量求其句法整齊,聲韻和諧,為的是可以引起美感。也就是說:詩是通過細致加工的語言。


作詩的功夫
杜詩云:“老去漸于詩律細。”又云:“毫發無遺憾,波瀾獨老成。”又云:“庚信文章老更成。”可見詩的成就是需要功夫的。第一要見聞廣闊。有充沛的資料來源可供運用,有豐富的生活體驗可供抒寫。第二要琢磨精細。初稿有時不免逞筆鋒一時之快,不暇檢點,而且不多看別人的詩,不多與現實接觸,往往不知道自己的缺點和錯誤。經過反復吟味修飾,總可以更完美些。這是杜老現身說法為后學示津梁,后學果然遵循他的矩范,就不會陷于早熟與早夭了。最可惜的是本來有作詩的天才,略有成就,而淺嘗輒止,故步自封。以前多少詩人不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就是為此。毫發無遺憾是要自己虛心在細處檢點,不讓一筆粗忽過去。波瀾獨老成是要爭取時間與空間來豐富自己。古人說張說的詩自到岳州以后好像得了江山之助。時間的持久雖是人力所不能掌握的,空間的擴大卻是詩人所應當努力的。行萬里路與讀萬卷書都是詩人必具的條件。杜氏自己也說:“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學問不豐富,詩的境界是不能神妙的。

①還有李白的:“劍閣重開蜀北門,上皇車馬若云屯。少帝長安開紫極,雙懸日月照乾坤。”前二句與第三句相對,而以第四句為總結。這是說:在蜀的上皇,與在長安的少帝遙遙相對。四句全是實字,不需虛字,意思已極顯明,詩的韻味也很好。此外唐人柳中庸有一首,四句全是實寫,全是對仗,只用兩個虛字點出神韻。詩云:“歲歲金河復玉關,朝朝馬策與刀環。 三春白雪歸青冢,萬里黃河繞黑山。”可見詩無定法,只在作者善于變化。寥寥二十八個字,可以變出無窮新樣來。

書友評論及讀后感

[不愧名家之作]淺說其實很深奧。小開本,方便攜帶,閱讀舒心。不僅教了怎么欣賞詩歌,還有中國古典詩歌發展歷史。

彩神大发快三[入門書]一本讀詩入門的書,淺顯益讀,很受益

[果然是淺說]讀書筆記吧,于是免不了有的只是抄錄些東西。不過,沖著這作者的名氣,買這本書也是無悔!

彩神大发快三[入門必讀]這是一本尋覓已久的好書,不管是對閱讀和學習寫作古體詩詞的愛好者來說,都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淺近實用的必讀好書!

[淺顯易懂]是學習古詩淺顯易懂的好書,比我以前買的兩本講解古律詩的書集,講的更透徹,更易懂易記。另外,里面范例詩也沒有紅詩,更多的是高雅清爽怡人的經典古詩,這點是我最喜歡的。

瞿蛻園的書,瞿蛻園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