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神大发快三

《在最深的紅塵里重逢·倉央嘉措詩傳》白落梅

編輯:千味書屋 來源: 彩神大发快三 時間: 2018-05-18 09:26:36 閱讀: 1524次
《在最深的紅塵里重逢·倉央嘉措詩傳》白落梅

基本信息

書名:《在最深的紅塵里重逢·倉央嘉措詩傳》
作者白落梅
出版社湖南文藝出版社
出版時間:第1版(2016年3月1日)
頁數:304頁
語種:簡體中文
開本:32
ISBN:9787540474102
ASIN:B01AJS52QO
版權:中南博集天卷

編輯推薦

《在最深的紅塵里重逢:倉央嘉措詩傳》在市場上有旺盛的生命力和強大的市場號召力,是年輕人非常喜愛的倉央嘉措傳記版本。白落梅用潔凈、美麗的語言,將倉央嘉措的生平與他的詩歌完美地結合在一起,講述一個真實而又深情的倉央嘉措。白落梅首次對內容進行全面修訂,新增20000字全新內容,收錄作者新序,附贈特制海報及明信片。



作者簡介

白落梅, 一個帶著梅花氣息的女子,端雅天然,安靜無爭。江南人物,隱世之才。其散文在《電視詩歌散文》欄目中播出四十余篇,讀者盛贊其文“落梅風骨,秋水文章”。她開創了“唯美傳記”這一全新暢銷書領域,成為極具影響力的暢銷書作家。代表作有《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世間所有相遇 都是久別重逢》《因為懂得 所以慈悲》《你是錦瑟 我為流年》等。

目錄

新版序
引言
第一卷 但曾相見便相知 
探尋 
緣聚 
信仰 
夢境 
輪回 
秘密 
第二卷 落花比汝尚多情 
神山 
訣別 
坐床 
囚鳥 
問佛 
渡口 
第三卷 為卿憔悴欲成塵 
風情 
煙火 
罪證 
錯誤 
執迷 
破碎 
第四卷 此行莫恨天涯遠 
成敗 
煙云 
劫數 
菩提 
慘劇 
誓約 
第五卷 不觀生滅與無常 
圣湖 
玄機 
塵網 
秘傳 
重生 
獨活 
第六卷 不負如來不負卿 
天涯 
歸宿 
轉世 
容顏 
宿緣 
因果 
后記 
附錄一:倉央嘉措情歌 于道泉譯 
附錄二:倉央嘉措情歌 曾緘譯 
附錄三 倉央嘉措年譜

經典語錄及文摘

序言

最美的修行
萬里云山,長風冷月。風景為千年而生,他為眾生驚世。
曾經那個世間最美的情郎,雪域的王,被光陰的苔蘚覆蓋,有一天慢慢被人遺忘。有關他的傳說,他的情事,他的佛緣,他悲欣交集的命運,在無常的歲月里,只道尋常。
倉央嘉措,一個叱咤風云、擲地有聲的名字。他的一生,是一冊讓人窮盡歲月亦不能讀懂的經文。在荒蕪的雪域,在寥廓的圣湖,在寬曠的神山,他沉靜似水,靜臥如佛。
他原只是遙遠天邊、清貧門戶里的孩童,因了轉世之說,順從了命運的遷徙。倘若可以,他寧愿和心愛的姑娘,在開滿格桑花的村莊里放牧寫詩,與牛羊白云相依,和草灘溪水對話。如此,便可以不必接受眾生朝拜,遠離萬丈榮光。
他曾在云端之上,俯視眾生,亦在最深紅塵,愛恨交集。他曾化身千百億,寂寞修行,只為度化世人,卻始終舍不下風花雪月的情愛,割不了錦繡如流的人間。
弱水三千獨取一瓢,姹紫嫣紅獨守一色,凡塵百相只愛一人。而他,則是“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也許,在空無的世相里,無明滅,無來往,亦無眾生。又或許,這世間并無可度之人,亦無可度之心。
多少人,不辭萬里,跋山涉水,只為將他尋找。明知此生無緣得見,卻還要為一句美麗的諾言,癡心不改。只因他是俊雅的佛,是最美的情郎,是一生的珍惜。
你可知道,倉央嘉措,并沒有失約。他的肉身,他的魂魄,早已遠離滔滔世海,化作世間每一株靈性的草木,每一條悲傷的河流,每一片聚散的云彩,每一粒飄忽的粉塵。
前世因,今生果。世俗的一切,榮華或清苦,慈悲或冷漠,我皆謙遜喜愛。我亦不過是凡人,在塵世經受生老病死,離合悲喜。不為途中與誰遇見,亦不想和誰死生相共。
我曾說,此生最美的修行,則是焚一爐好似春風亭園的香,喝一盞遠離名利交織的茶,聽一首風光無際的曲,想一個靜若蓮花的人。過盡漫漫人生,值得珍愛的,回憶的故事,還剩幾多?
放下一切執念吧,于幻滅無常的光陰里,尋一處寧靜的地方,簡單地棲息。像蓮花一般,淺吟低唱,清雅無塵。
此生,在最深的紅塵里,與你分離,又在最深的紅塵里,和你重逢。是情,是緣,是愛的修行,也是宿命的歸依。
白落梅乙未年冬月落梅山莊

后記

見與不見
是一個梅開的春季,我在自己的個性簽名上寫下這么一句:多少繁華成舊夢,人間重現白落梅。友說有重出江湖之感,我淡然一笑。寫完倉央嘉措這本詩傳的時候,是在寒冷的冬天,這個冬天,江南多雪。當我擱筆,許下最后一個心愿,愿山河靜美,盛世長寧。之后就一直沉默,直至春節過后,看溪畔綠草茵茵,梅園梅花綻放,才恍然覺得,趕春須趁早。
這期間,也曾知道《非誠勿擾2》,知道里面有個叫川川的女孩念了一首詩——《見與不見》。正是這首詩,感動了萬千的人,多少人為之淚流滿面。這之前,許多人都認為,《見與不見》是一位叫倉央嘉措的情僧所寫,并樂此不疲地傳唱。直到后來,才知道是一位叫扎西拉姆·多多的現代女詩人所作的詩歌《班扎古魯白瑪的沉默》。而這首詩的靈感,是來自蓮花生大師非常著名的一句話:“我從未離棄信仰我的人,或甚至不信我的人,雖然他們看不見我,我的孩子們,將會永遠永遠受到我慈悲心的護衛。”
而當我看到扎西拉姆·多多寫下這么一句話,亦深受感動。
“即便如此,多多愿意,將榮耀歸于倉央嘉措。”張愛玲說過,因為懂得,所以慈悲。我們一直所追求的,不就是人與人之間多一份懂得,多一份珍惜,多一份悲憫嗎?相信倉央嘉措亦不會想要這份榮耀,以他的才情、他的氣度、他的倜儻,又豈會在意三百年后世人對他的看法。
曾經擁有過無上尊榮,接受十萬信眾虔誠膜拜,被拉薩城許多美麗姑娘深深愛戴的倉央嘉措,寫下無數纏綿悱惻的情詩。無論是否有這首《見與不見》,他依然是世人心中最絕美的情僧,在那個叫西藏的神秘土地上,遍植情花。只要打那兒經過的人,甚至讀過他情詩的人,都會中毒。可許多人,明知是毒,卻不問是否有解藥,徑自飲下,無怨無悔。不知道,這究竟是文字的魅力,還是情愛的魅力,抑或是冥冥中被佛性牽引,一旦沉陷,再難自拔。
其實,倉央嘉措這一生都被命運擺布,無法遵從自己的方式行走。本出生在一個叫門隅的美麗的小地方,有青梅竹馬的鄰村女孩相伴,原以為可以守著這份平淡的幸福,安穩地過一生。奈何他卻是五世達賴喇嘛羅桑嘉措的轉世靈童,此生要為前世的債約,付出蒼茫的代價。第巴桑結嘉措為了繼續利用五世達賴的權威掌管黃教政務,對羅桑嘉措的死密不發喪十五年。而倉央嘉措也隱沒了十五年,直至他住進了布達拉宮,這座神圣的宮殿,并沒有給他想要的結果。
倉央嘉措做了桑結嘉措的棋子,像一只囚鳥,被禁錮在華麗的牢籠里。沒有無上的權力,失去快樂自由,倘若不是在布達拉宮找到那條通往拉薩城的甬道,倉央嘉措亦不會擁有那段刻骨銘心的愛戀。在一間叫瑪吉阿米的小酒館,活佛倉央嘉措成了浪子宕桑旺波,他愛上了美麗的瓊結姑娘,才會無奈地問佛: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如若不是那場大雪泄露了倉央嘉措游蕩在拉薩城的秘密,他和瓊結姑娘的情緣又會有多久?他六世達賴的身份又將維持多久?二十五歲的倉央嘉措,因為犯下了佛門戒律,早早地迎來了命運的判決。被押解至青海湖的他,將自己弄得下落不明。有人說他病死了,也有人說他被解差釋放,做了青海湖畔一位普通的牧人,詩酒風流地過一生。而阿旺倫珠達吉的《秘傳》,卻延續了倉央嘉措后世的傳奇。他離開青海湖,變成另外一個人,一個為了完成使命,而零落人間的佛者。
或許正因為倉央嘉措是一位僧人,所以他的情深,更令人感動。這世間有許多情感,都背負太多的無奈,欲愛不能,欲罷不忍。誰又可以靜坐在云端,淡然俯瞰凡塵煙火,而自己做到纖塵不染。塵世里美麗的相逢,總是讓你我情難自禁,只是從來沒有一段緣分,真正可以維系一生。但我們依舊不管不顧地愛著,接受相遇與離別的輪回,接受緣起緣滅的因果宿命。今天我是你心頭的朱砂,明天輾轉又天涯。
曾經多少刻骨的愛戀,都被我們一一掃落塵埃。總有一些過往,會成為經久的回憶,并且再也不能忘記。我們總想要一份永恒,可是又有幾人愿意相信永遠。那么多人,不辭干山萬里,抵達西藏,撿拾倉央嘉措的腳印。是為了追尋一個沉默了三百年的答案,還是僅僅為了給自己無處安放的情緣尋找一個彼岸?有些人,忘記了歸途,此生留宿青海湖,和湖水做一生的知己,與一棵芨芨草交換心性柔情。更有許多人,匆匆往返,來不及許下一個心愿,又重新淹沒在茫茫人海中。
都說禪林深院的鐘聲是世間最潔凈、最美麗的語言,它會讓貪欲的入學會放下,讓浮躁的心懂得安寧。都說世間情事如煙云一樣舒卷,可如何才能做到忘記,忘記這碌碌紅塵,有過一個你,有過一個我,有過那么一段清澈的相遇。曾經有過約定,攜手戲人間,可終究還是在茫然的歲月中,彼此失散了。是有人在岔路口,禁不住百媚干紅的誘惑,不由自主地匆匆轉彎,拋下當年不離不棄的誓約,忘卻過往干恩萬寵的時光,就這么決然轉身,轉身……
人生如浮萍,聚散兩茫茫。此去經年,萬里蓬山,又何曾奢望還會有重見之日。擁有,不過是找回自己遺落的東西,失去,也只是雙手歸還所得的一切。把地老天荒,都當成萍水相逢;把情深意重,都看作風輕云淡。到了那一天,也許我們都可以做到不悲不喜、不增不減、不舍不棄了。只是那時候,誰還需要一個溫暖的懷抱,擱歇這倦怠的靈魂。誰又要住進誰的心里。默然相愛,寂靜歡喜。
既信因果,就該從容。既知冷暖,就該淡漠。要知道,人生就是一場修煉,總有一天我們可以修煉成自己想要的某種物象。或是風雪中一枝冷傲的梅花,或是一塊溫潤的老玉,或是佛前一朵安靜的睡蓮,抑或是紅塵里一株招搖的水草。就算是修煉不成,不過是蹉跎了幾剪光陰,辜負了一段韶華,那又何妨?
三百年過去了,倉央嘉措幾經轉世輪回,他修煉成了什么?我相信,慈悲之人,愿將自己萎落成泥,焚燒成灰,縱算飄散于這世間任何一個角落,都可以淡然相對。浮生一夢,我們不過是在夢里,導演著自己,又在夢外,冷眼相看,和夢中人恍如陌路。
逝者如斯,干喚不回。悠悠滄海,桑田失色。人世浮沉,草木亦有情感,煙塵亦知冷暖。可我們的心,總是找不到一個寧靜的歸所,可以安身立命。多少情懷需要蓄養,多少諾言期待兌現,還有多少錯過渴望重來。只是回不去了,滔滔時光,如東流之水,再也不能回頭。三百年的一起一滅,一離一合,一喜一悲,也只是瞬間。有些情感,終究是無可取代,有些緣分,注定那么短暫。
倉央嘉措曾經跪在佛前,發出迷惘又深情的追問。佛只說,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做快樂的事,莫問是緣是劫。大愛無言,不求每個人都像佛一樣,悲憫寬容,只求每顆心多一些良善,少一些惡念。要相信,我們的靈魂是那么地柔弱,一首情歌、一段詞句、一個韻腳,都可以將其深深打動。既是如此,又還有什么不可以原諒,還有什么不能容忍。
好好珍愛吧,珍愛你我所擁有的這一樁情緣。讓神山圣湖做證,告訴倉央嘉措,我們也曾打理行囊去前世尋他,盡管顛沛流離,卻依舊為之奉獻,那顆美麗純凈的初心。無論是否遇見,我們都是被他救贖過的人。既是那么喜歡《見與不見》,就以這首詩為結局,一如當年那段情深的開始。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里不增不減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棄
來我的懷里
或者
讓我住進你的心里
默然相愛
寂靜歡喜
白落梅
彩神大发快三2011年2月25日于太湖

文摘

這世上,的確有太多陰差陽錯的故事,許多錯過,許多擦肩,讓人啼笑皆非。很多人喜歡為自己安排好行程,將想要做的事,都記載于人生的書頁里。可世事千變萬化,過程或許尚能預測,結局卻總是出乎意料。于是我們不斷地刪改情節,不斷地委曲求全,到最后,想象與真實之間有著天淵之別。
布達拉宮,一座屬于西藏高原的華麗的宮殿,一座人間濃墨重彩的舞臺。多少轉世靈童,在那里抹去過往,將情懷更改。然而不是你依從了誰,誰就會讓你如愿以償。倉央嘉措用三年的時間,想換取以為理所當然屬于他的權杖,終究也只是如水中泡影,轉瞬即逝。好比我們想方設法要喝一杯茶,可因為等待的時間太長,捧在手中已經涼卻,喝下去已不是那般滋味。但這樣,至少我們還聞到茶的芬芳,而倉央嘉措,坐在空曠幽深的宮殿里,感受到的則是無邊的寂寥與無奈。
有人說,倉央嘉措是幸運的。如今想來,他的確比以往幾世的達賴喇嘛要幸運。那些轉世靈童,自小就要接受正規的佛教學習,他們何曾有過無憂的童年,浪漫的時光。而倉央嘉措,十五年來對自己的身份毫不知情,他在沒有任何壓力與負擔中度過人生最純美的光陰。十五年,多么漫長,用十五年的快樂,交換未來歲月的身不由己,他是值得的。
然而沒有誰規定,倉央嘉措就該滿足,就該為自己幸福的過去付出代價。縱然他在布達拉宮里,苦修三年,也無法彌補曾經錯失的機緣。當第巴桑結嘉措打算對五世達賴的死匿不發喪的時候開始,倉央嘉措就失去了成為六世達賴的最好時機。桑結嘉措怎么舍得將掌控數十年的政權輕易讓出?給一個在民間瘋野了十五年的孩子,他真的放心嗎?盡管如今倉央嘉措有了三年修煉的成果,對桑結嘉措來說,還遠不夠他心中的標準。五世達賴羅桑嘉措的雄韜偉略,在他心中已經根深蒂固,那些非凡的成就,又豈是倉央嘉措所能取代的?
所以,縱算倉央嘉措望穿秋水,桑結嘉措也始終沒有將那根代表王者的權杖交至他手上。倉央嘉措在等待和隱忍中,又煎熬地度過了兩年。這兩年,他極力讓自己心平氣和地對待每件事,每個人。這兩年,他讓自己徹底地沉浸在浩瀚的佛法里,幾乎要忘記曾經年少的一切。不是忘記,應該是完好地將從前包裹起來,塵封在內心一個不能輕易碰觸到的角落里珍藏。盡管有些辛苦,但他做到了,佛經讓他的心湖漸漸地平靜。他告訴自己,在無力還擊的時候,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忍。
人間事真是陰晴難料,悲喜無常,倉央嘉措極力讓自己在等待中平靜,卻還是被一個突如其來的消息,傷得無以復加。母親和鄰里從遙遠的門隅來看他,給倉央嘉措帶來了恍如隔世的驚喜,同時也帶來了一個令他悲傷不已的消息。這則消息,徹底粉碎了這些年來他堅定不移的信念。自從離開門隅,倉央嘉措被關在布達拉宮這美麗的牢籠里,只依靠著從前美好的回憶度日。無數個午夜夢回,他都幻想自己和心愛的姑娘在月光下的草灘私會,訴說溫柔的話語,夢里他聞著她芬芳的氣息,看著她甜美的微笑。

書友評論及讀后感

[一個留戀塵世的佛家人]一直想要這樣子的書,可以讓我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慢慢品味!真實的人,真實的情感。

彩神大发快三[很好的一本書]喜歡美的文字,更喜歡美麗的人生。在優美的文章中了解歷史人物,不失為一種享受。

彩神大发快三[讀后感]文字優美,故事動人。喜歡白落梅的書,優美的文字富有詩意。主要是作者對主人公的解說及一自身感受,不是我們想要了解的倉央嘉措。

彩神大发快三[超推薦!]白落梅的文筆超好,語言很有深度,很適合靜下心細細品味。

[被拋棄的執著]倉央嘉措一個被玩弄的情郎,現實生活乏乏無味,唉政治害了你。你的詩篇為你訴苦永遠永遠

[很好的作者]節選的詞很好,加上作者自己的體會,讓人很容易進入倉央嘉措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