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神大发快三

《張公案2》大風刮過

編輯:千味書屋 來源: 彩神大发快三 時間: 2019-04-08 17:35:49 閱讀: 1283次
《張公案2》大風刮過

基本信息

書名:《張公案2》
叢書名張公案
作者大風刮過
(作者)
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出版時間:第1版(2017年1月10日)
頁數:496頁
語種:簡體中文
開本:16
ISBN:9787539986739
ASIN:B01MR01MGL
版權:新世界青春

編輯推薦

她曾被《中國圖書商報》評為“十大網紅作家”
她的作品被翻譯成多國語言,暢銷東南亞及港臺地區
她筆力出眾,感情細膩,故事笑中有淚,深受讀者喜愛。
她寫的故事,總是越到結尾處,越見震撼與真實。
《張公案》繼《龍緣》《如意蛋》《皇叔》《桃花債》之后,
網絡大神級作家、古風文學創作代表大風刮過全新懸疑破案之作。
p.s.內含八萬字超值番外:《中元魘》《小寶》
身不同,境不同,道亦不同。
因此世間千千萬萬事,萬萬千千人。
不在其身,不于其境,不知其道。
是以天下有許多不知道。
世間至重,莫過于眾生性命,此乃師兄的道。
昔日余不解,當師兄塵念太重,如今方悟。



媒體書評

張屏同學雖然表面嚴肅正經,但絕對不是小呆瓜!看屏屏破案套磁的時候,那就是一個影帝啊!什么都學得像,什么都敢裝!屏屏那木板面孔下,正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流氓心啊流氓心~~~
——讀者·失戀的女人最可怕

我覺得選蘭鈺做主角之一很妙。張屏固執簡單,周圍蘭鈺、謝賦、柳桐倚、包括皇帝各種賞識栽培也會顯得襯托得張屏蘇。但從蘭鈺的角度寫他怎么擔心張屏,為張屏打圓場捏冷汗,等于直接告訴讀者,不是因為只會寫保持善良/好奇/固執就會笑到最后的童話才讓張屏這么執著。我猜測是,欣賞張屏不忍讓他圓滑、又不想讓他頭破血流,所以寧愿主角光環明顯點,把蘭鈺沒得到的幸運值都加給他了。蘭鈺照顧張屏的心理大概也是這樣,希望他“聰明點”,但是心里其實很喜歡那種簡單執著的勁。
——讀者·dals

張屏這種“傻不愣登”的性格,可以是個天然不自覺的腹黑,也可以是嚴肅板正任你油鹽醬醋俺就是不屈的女王。他對于自己的偵探事業是勤勤懇懇奉獻和打心底兒里熱愛,在《皇叔》里還寫到他“只愿將一輩子奉獻給大理寺”“封相詔書下來的當晚,在大理寺衙門里坐了一夜,淚灑卷宗庫。”
——讀者·Bei


蘭家父子實是可愛啊,越來越覺得蘭大人接地氣兒了,在教育兒子方面,蘭大人最初給我的印象大約有些像郭濤對石頭,蠻嚴厲,至后來又覺得不是,比如會買玉野豬玉貓哄兒子,會把兒子寄在硯少家里培養爺們兒氣質。溫情時刻處處都有,簡直是中國好爸爸啊!好想給蘭大人點一百個贊!
——晉江讀者amei


作者簡介

大風刮過,人氣作家。文筆出眾,文風別具一格。她寫的故事,總是越到結尾處,越見震撼與真實。她的文字,讀來只覺口齒留香,意味深長。筆下創造出了宋珧、衡文、天樞等經典人物角色。

已出版作品:《張公案》《皇家二掌柜》《江山多少年》《皇叔》《如意蛋》《龍緣》《潘神的寶藏》等。


目錄

【卷肆】古井姥姥
【番外】瓜棚夜話
【故事壹】中元魘
【故事貳】小寶


經典語錄及文摘



劉知薈一案告一段落,大理寺卿鄧緒特意告知張屏,讓他暫不要回宜平,留在京中。著沈少卿將張屏安排在大理寺旁邊的淳和行館中住。
行館外貌甚為樸素,門匾上單題“淳和”二字,白墻墨瓦,梁棟檐柱皆無繪飾,門窗游廊樣式簡單。
沈少卿與館丞引著張屏到了東南角的一座小院落。小小一間廳,連著一臥房,一書房,陳設樸素,但樣樣齊備。地磚下有火道,踏進屋中就覺得十分溫暖。院中梅花開得正好。
館丞道:“館內輕易沒人住,極清靜。”
張屏嗯了一聲,將包袱擱進臥房。
沈少卿看著張屏模樣,暗暗佩服。住進這里都如此淡定,果然是寵辱不驚的一個人,怪不得鄧大人如斯看重。
館丞道:“隨行可在耳房中住。”
張屏道:“就我一個。”
館丞笑道:“打掃收拾館內都有人做,三餐亦會送來,大人隨便吩咐館中人便是。”
張屏拱手向館丞道謝,沈少卿亦自去回稟鄧緒。
張屏在屋里略歇了歇,便出了行館,到街上繼續尋找陳籌。
尋了幾處陳籌以往愛去的地方,都無頭緒。張屏在買年貨的人群中穿行,去年,他就是和陳籌還有其他幾個合住的試子一道過的年,湊錢買了幾斤羊肉,拿銅鍋燉著,弄些菜蔬粉條邊涮邊吃。
恰好幾個胡人打扮的男子推著一車生羊迎面而來,張屏不禁駐足望了過去。
推車遠去,身邊忽地響起一道男聲:“張大人,我家大人有請。”
張屏轉頭,見一年輕男子,頭戴圓皮小帽,足踏黑氈靴,窄袖灰緞袍外罩著一件駝絨毛邊比甲。
隨從。
很有錢。
武官近侍打扮。
張屏同他進了臨街酒樓,二樓雅間的門一開,果然見王太師的大公子、刑部侍郎王硯端坐其內。
王硯向他一點頭:“坐。”
隨從替張屏拉開椅子,張屏便坐了。
桌上無菜碟,但屋中有酒味,王硯嘴角發油,碗盞筷子像是新換過的,顯然是吃過一輪了。隨從端來新溫的酒,跟著兩個小廝抬著一只油汪汪的烤整羊進來。
羊到近前,方才能看清羊身上的縱橫刀跡,已剔分切好,皮肉卻都不散,足見刀功。
王硯向張屏道:“吃吧。”
張屏夾了一筷。
王硯端著酒杯道:“還沒回去?”
張屏不得不暫停咬第二口羊肉:“嗯。”
王硯又道:“鄧緒讓你留在京里過年?”
張屏點頭:“是。”
王硯挑眉:“你一個人在街上逛,是鄧緒沒給你安排地方住?”
張屏把羊肉吞下肚:“安排了。下官現住在一個叫淳和的行館里。”
王硯放下酒杯。
張屏自羊肉上抬起頭,王硯向他擺擺手:“沒什么,接著吃。”

下午王硯回了刑部衙門,向陶周風道:“鄧大人對尚書大人的學生張屏甚是看重,安排他在淳和行館住。”
淳和行館臨近大理寺,亦離吏部不遠。
京城六大行館八大驛,淳和行館不在其內,平常少有人住。只有被特傳入京的官員,才能下榻其中。行館的位置,乃是方便住的人被吏部、禮部查檔,大理寺、御史臺評審。
這般審核身家,必然是打算授予要職。所以,朝中官員默認,若哪個地方官吏住在淳和行館內,肯定是鴻運臨頭了。
即便封疆大吏,亦盼望入京時能住淳和行館。張屏一個從七品縣丞住進館內,可算空前,亦可能絕后。
但看張屏一副渾然無覺的蠢相,王硯敢斷定,這二楞子還在鼓里坐著。鄧緒一腔美意倒在了狗身上。王硯不禁有些樂呵。
陶周風其實早在鄧緒帶張屏辦案時,便看出了鄧緒的意向。
單從張屏的前程考慮,若能經此一案,進了大理寺,跟著鄧緒,實在很不錯。
但……陶周風羞慚地承認,自己到底乃一俗人爾……還是想著,能親自帶帶這個學生。
王硯又道:“他助大理寺查出大案,必有厚賞。刑部正好缺人,大人可趁圣意未定,上折一試。”
這小子確有三四分能耐,且往往能湊巧搶在別人前頭看破關鍵所在,亦有幾分狗屎運。要是一直待在地方上的哪個旮旯里倒也罷了,被大理寺撿去,忒便宜了他們。
陶周風繼續猶豫。不是他不敢開口,而是當下形勢,如果鄧緒真的有意,他絕對搶不過。
王硯朗朗一笑:“大人若思慮開口要自己的學生到刑部恐有徇私之嫌,可由下官奏請。若不趕緊些,只怕那小子就跟大理寺姓了。”

蘭玨這幾天忙得四腳朝天。
他本想著張屏若不急著回去,可再到蘭府中住兩天,過個年再走。待聽說他住在淳和行館,頓時不再多言。
他實在也沒工夫再多過問張屏的事。
每到年關,他就惆悵自己為什么在禮部這個越過節越忙的地方。而今年的忙碌更勝過以往。尚書龔大人致仕在即,禮部的要緊事都得他這個侍郎扛著。前些時日,他助大理寺查劉知薈一案,假裝中毒,趴了幾天,堆積的大堆公務,卻不能因為他幫忙查案有功就減免了。還有那本要當作龔大人致仕前最后一件政績的勸學勵志冊子,更得抓緊時間編出來。
偏偏這時,龔大人臨要離去,依依之情濃厚,時常召喚蘭玨,共憶往昔。
蘭玨每天陪著龔大人或笑或淚唏噓完歲月流淌,轉身就得撞進隔壁扎向如山公文,回府還要熬夜審編那本勸學冊子。還沒覺得怎么樣的時候,居然已經年三十了。
年三十清晨,蘭玨一邊揮毫將參過自己不下三百遍的錢御史雕琢成一株奮發蓬勃的傲雪寒梅,一邊思量要不要自打臉,把不讓蘭徽踏進柳家大門的誓言吃進肚子里。
那時熱血涌腦,把自己身為苦命的禮部侍郎,從年三十到初一都不可能在家的事給忘了。
等一會兒他就得去宮中,核查初一大祭和朝會的一應事項。
柳家偏偏真的顧忌起他的感受了,居然沒有派人來接蘭徽。
難道是在抄手等著自己送過去么?
唉,臉面二字,本是虛幻。蘭玨擱下筆,正要喊小廝,長修蹩到門口小聲道:“老爺,柳、柳府來人了,說是老夫人想少爺,大年下……”
蘭玨噌地站起身,長修一抖:“老爺,小的這就讓他們走。”
蘭玨立刻道:“慢。”擰眉,醞釀片刻,嘆一口氣,“畢竟是血脈至親……罷了,讓少爺收拾收拾。”

張屏在陶周風府中過了年三十。
陶周風沒讓王硯開口討張屏,而是趁永宣帝談到這個案子時,先在永宣帝面前委婉探了探口風。
“張屏能得鄧大人看重,實在是他的福分。”
永宣帝的話讓陶周風有些琢磨不透:“張屏確是未令朕后悔將他列入今科。這樁要案,他立功不少,理應重賞。”
陶周風忙道:“他還年少,此番鄧大人能帶他歷練,已是賞賜了。”
永宣帝笑道:“愿他自己也能這么想。鄧卿對他極力稱贊,朕覺得他多歷練歷練,來日可成棟梁。”
這到底是打算升張屏還是不升呢?
陶周風吃不透,在張屏面前一絲口風未露,只勉勵他,年輕時不要怕吃虧吃苦,待日后會發現,吃的都是經驗。要更加奮發,報效朝廷。
張屏聽得很用心,陶周風甚是欣慰。
吃完年夜飯,張屏帶著陶夫人給的一提盒餃子,頂著滿天煙花,踏著爆竹聲回到行館內。
年初一早上,張屏跟廚房要了個小炭爐,拿小鍋下了餃子,正獨自吃著,忽有人急敲他院門:“張大人,張大人,宮里來人,速更衣接旨。”
行館前廳,為首的老宦官瞇著雙眼:“可是宜平縣丞張屏么?”
張屏整衣跪倒,老宦官展開卷軸——
沐天郡宜平縣丞張屏,擢升京兆府豐樂縣知縣,三月十六前到任。

初一下午,蘭玨領完御宴出宮,兩眼發花,雙腿發虛。萬幸這次一切圓滿,御宴上,永宣帝道“龔愛卿與禮部其余眾愛卿辛苦”時,說到其余二字,目光落在他身上。蘭玨隨在龔尚書之后謝恩,斂讓無爭,一應夸贊功績盡數由龔尚書擔著,龔尚書心中自也感動。
離席后,眾王和一些老臣同龔尚書還有話說,蘭玨先行一步,正走著,遙遙看見前方,王硯竟和京兆府尹馮邰對面拱手,像在互賀新春。待蘭玨走到近前,二人尤在含笑對話。
蘭玨亦與馮邰互道了幾句祝詞,待馮邰走后,笑道:“看來刑部與京兆府的情誼,新年將有新氣象。”
王硯咧嘴:“這個老馮,跟我講了這一時話,不知道在心里給我燒了幾摞紙。若非本部院,他帳下豈能新添一卒?竟不謝我。對了,佩之你還不知道吧?”
蘭玨微微揚眉。
王硯道:“就是你和我們尚書大人都甚愛的那個姓張的小子,鄧緒本來想要他到大理寺,但是沒要成。皇上把他給馮邰了,派到豐樂縣。應該就是這兩天下旨。”
蘭玨微覺意外。
王硯嘿嘿一笑:“這事其實有我一份功勞,我也是無意為之。”
刑部與京兆府因搶案積怨,勢如水火,平日各自布置人手巡視京城各處,力求不放過每一根罪案的毫毛,甚至互相在對方衙門附近安插臥底探子。
前幾天,王硯去大理寺搶案,碰了一鼻子灰。馮邰得知,非常開心,以為王硯接下來必定拖上他爹的大腿,從鄧緒手中奪回臉面和案子,怡然袖手旁觀,防范不由稍有松懈。
然就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刑部的一個小捕快偶然便裝,偶然地到了京兆府門口,單純想吃口茶,坐到了京兆府大門斜對面的茶棚里,無意中看見一個老者遙遙望著京兆府大門,猶豫躑躅。
小捕快是個熱心腸,便走上前去。老者拉住他詢問,可知道向京兆府報案需要什么步驟,是直接問門前衙役,還是得先擊鼓。
小捕快遂將老者攙到一旁,詢問老丈何事報官。
老丈道,他是豐樂縣姚員外家人,姚員外的小公子丟了,知縣老爺到京里來了,縣衙使不上力,員外便派他前來京兆府報官。
小捕快道,京兆府的馮大人是有名的青天,肯定能破此案,老丈請放心,趕緊去找門前衙役,他們會問你些話,若是這個時辰刑房的人還在衙門里,就能帶你去刑房錄個案。若已經走了,得等明天了。錄上案之后,刑房會定奪案情,看他們年底忙不忙吧,忙呢,就多等兩天,要是不忙,大概兩三天便能裁定出查或不查。再看刑捕那邊忙不忙,快的話,不出三四天,就會下到你們縣里查了。如果一時人手抽不過來,得再多等等。
王硯向蘭玨道:“這說的都是實話吧。”
蘭玨沉默。
老者扳著指頭算了算,大驚失色,那等官爺們來查,我家小公子若一直尋不著,早該……
小捕快說,這也沒辦法,衙門辦事,得按章程來。老丈你家員外可認識京兆府的人?若有認識的人,能快些,好辦些。
老者說,不認識,又緊揪住小捕快問,小哥可認識么,家員外定有重謝。并連連作揖。
小捕快趕緊誠實地說,晚輩若能幫上忙,定然相助,豈會要什么答謝。只是京兆府里的人,我認識倒是認識,但都關系不好。要是他們知道老丈認識我,反倒不會好好辦你這案子了。
老者頓時無措,小捕快看這么大歲數的一個老人家,眼淚都要下來了,實在不忍,便道,其實吧,除了京兆府,老丈還可以去刑部報案,那里快。
王硯道:“這也是實話吧,是比他們快。”
蘭玨繼續聽著。
老丈問,刑部,管這案子不?
小捕快道,刑部,就是專門管案子的。
老丈又哭著問,但刑部,是不是也得認識人才能更快些?多耽擱一時,我家小公子的性命就……
小捕快立刻安慰,放心,老丈你認識刑部的人呀。我就是刑部的。
王硯道:“我們刑部,一向案不論大小,皆謹慎對待。這案子起初是當失蹤案來辦,到那姚家一查,他家丟的那少爺竟自己回來了。其家人尤不知關竅,非哭著鬧些神神鬼鬼的。那豐樂縣里有個什么姥姥廟,說是丟的少爺被姥姥攝去了,我還當是跟前日查的亂黨案有關聯,親自去了一趟。”
蘭玨笑道:“豐樂縣的慈壽姥姥廟?我倒算是熟悉。我家鄉九和縣,離豐樂縣不遠。打小就聽聞那廟十分靈驗,附近各縣,連京里的一些婦人都去那廟中求子。”
王硯道:“鬧得邪乎得很,還說以前得每隔三年,向姥姥廟進獻一對六歲男童做座前童子,九歲方得放回。直到前些年才革此陋習。”
姚家人說,他家少爺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天天就知道在屋里讀書,突然就丟了,恐怕是姥姥這些年沒有童男,太過寂寞。
姚小公子回來后,眼窩凹陷,形容枯槁,沉默不言,整天渾渾噩噩,活像連魂魄都不全了。
王硯冷笑:“真是胡扯。一個十九歲的男子,還能嚷嚷是被攝去做童男?這等年歲,連女子都心旌蕩漾,堂堂男兒竟能靜守家中?一看即知,將他吸干的妖精必定在府內。果然稍一查,便查得是偏房的一個奶媽。”
那奶媽比姚小公子大了十余歲,姚小公子竟被其迷得神魂顛倒,還想帶她私奔。奶媽知道這段情緣必不能久長,趁著辭工的時候,和姚小公子甜蜜了幾日,就奔進了一個肚大腰圓的糧販懷抱。
“就這么個案子,不消兩個時辰便破。多大點事,被那馮邰知道,又哭哭啼啼,跑去告御狀。說我無視朝廷綱紀,逾權妄為。可笑!本是他下屬瀆職,民有案而無人管,不得不進京報案。單聽那老者言辭,無故失蹤,又牽扯些神鬼之事,焉知大小?我就和皇上說,這案子就當是京兆府破的,我一分功勞不要,正如我們陶尚書所言,司部之間,須協助配合。”
蘭玨可想而知馮邰當時的表情心境。
王硯嘿嘿笑道:“你知道馮邰怎么個反應?他居然一副西子捧心,將要昏厥的模樣,弄得皇上讓兩個內侍左右攙住了他。然后他說,因為我,他不知道該怎么做京兆尹了,要辭官。我立刻就說,京兆尹職責何等重大,又不像我們刑部,專門管刑訟,至于把一兩件案子當個事兒么。分擔協作,不都是為了朝廷。”
蘭玨更能想象馮邰當時的形容。
王硯嗤道:“然后馮邰連西施都不做了,那模樣,唉……”
皇上不得不安撫馮邰曰,此案因豐樂縣知縣失職起,朕便親自替馮愛卿再擇一知縣便是。
王硯道:“我當時聽皇上竟要親自擇派知縣,就想著可能是那張屏。剛才見馮邰的神情,便知道不會錯了。張屏曾僥幸先我一步破案,看著這層,馮邰定會待他不薄。”
蘭玨心道,未必。
王硯又呵呵道:“其實我真無所謂,恐怕鄧緒和我們陶大人得失落失落。罷了,微末事不必多提。是了,佩之,我弄了些稀奇東西,還有些好酒,你今天跟初二定得歇乏,初三有空閑否?請你吃酒。”
蘭玨含笑道謝應著,與王硯一道出了宮門,各自回府。
踏進門檻,蘭玨便命人去柳府接蘭徽,然后趁此機會先到臥房小憩片刻。正寬衣時,又對小廝道:“著人去淳和行館看看,張屏若在,問他是否已有安排,無事便讓他到這邊吃飯。”

蘭玨睜開雙眼時,天竟然已經快黑了。小廝道,蘭徽已經接回來了,張屏亦已經到了。
蘭玨出了臥房,蘭徽立刻奔過來喊爹爹,蘭玨將他抱在膝蓋上,蘭徽卻掙扎不大樂意坐。前幾天,王硯的兒子剛恥笑過他“你不會天天都坐在你爹的膝蓋上哭鼻子吧”,而今過了年他大了一歲,更不是小孩子,坐爹爹膝蓋這種事不當再為之。
蘭玨揉揉他頭頂:“爹爹每年過年都不能和你一道守歲,實在是對不住你。”
蘭徽一本正經挺起胸膛:“父親大人當以公務為重。即便兒獨自在家里,父親在宮中,同心同念時,便是一起過年。”
蘭玨笑道:“說得很好啊,看來這兩天跟你舅舅和表哥又學了不少。在外公家吃得好么?桐表哥帶你玩的?舅舅舅母給你壓歲錢了?”
凈還是些問小孩子的話,蘭徽不情愿地答道:“甚好,拿了壓歲錢。”
蘭玨其實已聽小廝說了,這回柳家給蘭徽塞了不少壓歲錢,還有一堆箱子盒子跟著蘭徽一道回來。蘭玨也不去問蘭徽到底拿了多少,只忍不住猜他這回要把錢藏哪兒。
蘭徽從會走路起幾個慣藏錢的地方,蘭玨都知道。床板底下,屏風座臺下,臥房的細頸桃花瓶內,書房的經集盒子里,還曾溜到市集上,偷偷買過一個長得特別像夜壺的瓦罐,里面藏了幾個金錁子,埋在花園的太湖石旁,在石頭上畫了個記號。
蘭玨一時興起,就把那罐子挖出來,多放了一個一模一樣的金錁子在里面,然后埋好。過兩天,又放進去兩個,再過兩天,放進去三個。待又放進去六個的時候,晚上蘭玨在燈下看公文,穿著睡袍的蘭徽撓開書房的門,扒著桌邊問:“爹爹每天很累吧?”
蘭玨道:“唉,爹爹要養家啊。”
蘭徽轉而扒住他胳膊:“爹爹很累就不要做了,徽兒可以養你!”
蘭玨樂得不行,知道不能再繼續了,次日就再加了七個錁子,留下一張左手寫的紙條——天機既泄,緣分已盡。
當天下午,蘭玨看見蘭徽在池塘邊蹲了很久。晚上,蘭徽又腫著眼泡撓開蘭玨書房的門:“爹爹……”
蘭玨摸摸他的頭:“乖,快去睡吧。你還小,等爹爹老了再讓你養。現下爹爹得好好做官。”
蘭徽耷拉著腦袋嗯了一聲。
前年蘭徽剛開始換牙的時候,曾把一顆脫落的槽牙誤吞進肚子里,以為自己要死了,遂將一封淚痕斑斑的遺書夾在蘭玨正讀的一本書內,里面把他藏錢的地方全都交待了,還將幾個丑得蘭玨不忍直視的玩偶和其他一些偷著藏下的小東西攏在一個匣子里,在遺書中讓蘭玨想他時就看看。
蘭玨沒奈何,把吳士欣叫來,吩咐他假裝不經意地告訴蘭徽,牙齒吞下去會拉出來,死不了人。而后當沒發現般任蘭徽把信和東西偷偷摸摸地收回去。
但是蘭玨欣慰地發現,自己的兒子還是挺謹慎的,雖然以為遺書蘭玨沒看過,但還是把藏錢和東西的地方換了。這回收了忒多壓歲錢,不知會不會再開辟出一個新地方。
想到這里,蘭玨唇邊笑意不由得更深。又著人讓張屏來小廳。
張屏這番過來,帶了點果品做拜年的禮物,蘭玨十分欣慰,畢竟是越來越會做事了。
他笑向張屏道:“士欣回家過年去了,方才無人陪你說話,是有些怠慢了。”
張屏道:“學生有書看,未覺寂寞。大人客氣。”
唉,要是再會說話一些更好。
蘭玨在心中對自己道,不應要求太多。
他亦思量,要不要提醒張屏去拜謁馮邰。到任前先拜見上官乃約定俗成的規矩,且張屏是圣旨封的知縣,更加得先去問安以示謙遜。
但馮邰這個人素來較真,要是張屏話沒說好,禮沒行對,反而不如不去。
晚膳開席后,蘭玨隨口問張屏:“聽聞你年后將遷任豐樂縣知縣?”
張屏點頭。
蘭玨含笑:“可喜可賀,但日后得要更忙一些了。何時到任?”
張屏道:“三月中旬。”
這無可救藥的應對讓蘭玨深感無奈,心道還是別讓他去拜見馮邰了,便轉開話題:“你上任后,致仕歸鄉的龔尚書必將從豐樂縣行過。屆時……”
張屏握著筷子,像塊木雕般凝望著蘭玨。
蘭玨含笑道:“罷了,說這事還有些早。到時候一應安排,由禮部知會你,你按照列出的單子做便可。”
張屏又點點頭。
蘭玨這里和張屏閑話,卻發現蘭徽一直不斷看著張屏,兩眼閃閃發亮。
等到上湯的時候,蘭徽終于看著張屏開了口:“你幫大理寺破的那個案子,是關于什么的?桐表哥不肯告訴我。”
蘭玨微肅起神色:“徽兒,對長輩怎可不用敬稱?張先生還曾教過你學問。快快賠罪。”
蘭徽耷拉下腦袋。
張屏道:“是查了一群騙子。”
蘭徽雙眼頓時又煥出光彩:“唔?”
張屏正色:“但不可細說。”
蘭徽猛點頭:“明白。”又往張屏跟前湊了湊,“張先生,那案犯都被抓住了么?”
張屏道:“抓住了。還沒抓住的,也逃不掉。”
蘭徽眼巴巴地望著他:“爹爹也幫你們忙了,對吧?前幾天爹爹說他生病了,其實是裝的。”
張屏嘴角微微揚起:“對。”
蘭徽道:“那……”
蘭玨緩聲道:“徽兒,飯時不可多言。”
蘭徽不情不愿地挪回座位,嘀咕了一句:“剛才爹爹說得最多。”
蘭玨當沒聽見。

到了晚上,蘭徽又扒開蘭玨臥房的門:“爹爹。”
蘭玨放下書卷看他:“何事?”
蘭徽走到蘭玨面前,神色鄭重:“爹爹,兒想長大后,秉公正,洗冤情,平懸案。”
蘭玨的眉頭一跳,不知怎地,眼前恍然浮現長大后的蘭徽耷著眼皮幽幽地說:“爹,你吃碗面睡吧,我得回衙門,不陪你過年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我蘭玨的兒子,變不成那樣!
蘭玨藹聲道:“你不是曾說,要和爹爹一樣么?”
蘭玨挺起胸脯:“丈夫者,當平天下不平事。”
蘭玨起身摸摸蘭徽的頭頂:“嗯,立此志向,亦甚好。但不論何等志向,若不好好讀書,都是空談。初五之后,繼續用功。”

年初二,鄧緒讓柳桐倚把張屏帶到鄧府,吃了頓飯。
“小子,你在查案上甚有天分。實不相瞞,本寺本想讓你到大理寺,但皇上調你去了豐樂縣,你我暫無更深的緣分。不過我看人再不會差,你將來還是吃這碗飯的料。”
又拿出一塊令牌,丟給張屏。
“虛話不多說,我大理寺可調查天下所有疑案,你到地方任上,若有案子上的事需要幫忙,拿這塊牌子到大理寺,可直入衙門,告知于我。”
張屏收下牌子,誠心向鄧緒道謝。進大理寺或刑部,對他來說真是好到不能再好的事。不過,在宜平待的那段時間,讓他覺得,做知縣,也不錯。

年初三,張屏動身回宜平,臨行前,陶周風慈愛地叮囑他,做了幾個月的縣丞便升任知縣,足見皇恩浩蕩。一定要好好做事,不負皇上,不負社稷百姓。
張屏一一應下。
陶周風末了問:“可已見過馮大人?”
張屏道:“尚未。”
陶周風掂須沉吟了一下:“也罷,待上任時再拜謁,更莊重些。”
張屏再去蘭府辭行。蘭玨問他:“你是二月底卸任去豐樂?”
“嗯。”張屏道,“學生要把縣志編完,三月初也行。”
蘭玨微微笑道:“我大約在二月底會告假一月回九和縣掃墓,九和就在豐樂縣旁邊,說不定到時還能順道去看看你。”
張屏立刻道:“學生等著大人。”
蘭玨笑意更深了些:“還不一定。若是能過去……”本想說便讓你請客,但又覺和張屏這樣的下屬晚輩這般玩笑,不甚妥當,便沒說出口。
張屏望著蘭玨,又道:“學生等著大人。”

離京的路上,張屏又去陳籌和離綰曾住的那茅屋中看了看。
茅屋已被大理寺拆了,連地面都被挖過,張屏在原地站了片刻,方爬上了馬車。
回到宜平,邵知縣待張屏愈發熱烈。因之前的案子,邵知縣亦得了些獎賞,且張屏已將調任,再無憂患,情更切切,意更稠稠。
永宣帝讓張屏留任到二月,在縣丞這個位置上差不多湊夠半年,多出的兩個月只是添補。邵知縣自然明白,恨不得把張屏插香供起來,數度懇求張屏不要再編縣志了,又派出數人協助。但張屏仍是在兩月之內編完了縣志。
二月越過越少,邵知縣只嘆光陰不等人,常常攜起張屏的手,雙目蓄滿淚水。
“張大人啊,來日,你會記得宜平這個小地方吧?”
張屏只能回答:“會。”

蘭玨的那本勸學冊子,在禮部眾官齊心協力下,順利在二月完本,刻版印刷后,頒發地方。龔頌明尚書將于三月初二正式請辭致仕,依例懇辭三次,永宣帝方會恩準。約在三月末,新尚書將到任。
新尚書人選蘭玨已經知道了,是翰林學士、通議大夫仇祜。
仇大人不比龔尚書年輕幾歲,正直有雅望。論資歷,論學識,論處事,蘭玨摸著良心掂量,都遠比自己當得起禮部尚書之職。
永宣帝年少,此舉正表明他雖為少主,亦看重老臣。
蘭玨會在龔尚書正式請辭前,二月底的時候,告一月長假。
他嗅著剛印出的勸學冊的油墨香,想象著自己即將睡到日上三竿,踏踏青,泛泛舟,賞賞春日美色的好日子,甚暢甚慰。
然,不知道算蘭玨倒霉,還是龔尚書太衰,二月二十二,蘭玨打算遞假條的這日,出了一樁事。
玳王啟檀在清思殿偷窺塔赤國王子察布察里克洗澡,被王子的隨從撞破。

彩神大发快三

書友評論及讀后感

彩神大发快三[希望可以在kindle上面發售]大風的書陸陸續續都有初版,只是目前都是紙質書,希望kindle上面也能看到~~~

[不錯,支持原創]很不錯,聽說第二冊也要影視化了,期待。

[收藏用]如題。買實體書的原因。

[喜歡!]大風的書全部都入了!

[支持原創表白大風!]很好看大風寫書越來越厲害表白大風支持原創!已經買了大風所有的書!

彩神大发快三[非常棒的書!]非常棒的書!還沒有完結,期待下一部!

[支持大風]張公案連載好幾年了,一直關注大風的微博,第一部也買了;大風在晉江的連載不用花錢就可以免費看,所以特地買書支持她!我愛大風!!!

[但有好酒明月]大風的作品一如既往的有保證,于平淡處起波瀾,于細微間出溝壑。可能是初次嘗試這種類型的小說,第一本并沒有很強的驚艷之感,伏筆也稍微弱了些。第二冊就要好很多,情節轉折不突兀,伏筆順暢合理,果然是大風的文章。但有好酒明月,此身永是少年。順便……希望大風早日把其他的坑都填了。

大風刮過的書,大風刮過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