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神大发快三

《何以笙簫默》顧漫

編輯:千味書屋 來源: 彩神大发快三 時間: 2018-09-28 09:33:44 閱讀: 606次
《何以笙簫默》顧漫

基本信息

書名:《何以笙簫默》
作者顧漫
(作者)
出版社沈陽出版社
出版時間:第1版(2011年1月1日)
頁數:243頁
語種:簡體中文
開本:32
ISBN:7544143619,9787544143615
ASIN:B004LI9QL6
版權:華文天下

編輯推薦

《何以笙簫默(7周年精裝珍藏版)》征服了千萬粉絲,見證了她們的青春成長,成就了無數少女的校園王子夢。這個冬季,暮然回首,與之再次相遇,《何以》以更加溫馨的面貌出現。近萬字的番外、4張精美明信片、浪漫唯美的隨書海報是對讀者7年來的真心回饋,當然,小寶寶河照是烏龜漫送給大家的驚喜。
精彩番外
默笙獨自躺在床上,想忍住,可是最后還是忍不住,嘴角慢慢彎起來。側過身,輕輕地在沉睡的寶寶額頭上親了一下,小聲地告訴他:“爸爸很喜歡你啊,他說你是他的小太陽呢。嗯,就和媽媽一樣。”何照。陽光照耀。Mysunshine。
兩年后,某個長著趙默笙式的靈動大眼睛,卻偏偏愛做嚴肅狀的寶寶,提出了關于生命奧秘的嚴肅問題:“媽媽,別的小朋友是生出來的,我是拍出來的嗎?就像拍皮球一樣?”默笙:“……啊?”小寶寶嚴肅地困惑著:“不然為什么大家都要說拍個`何照`呢?”
近萬字番外4張精美明信片唯美隨書海報,最有誠意不可復制的7周年精裝珍藏版。
驀然回首與《何以》重逢。



媒體書評

序·寫給烏龜漫
終于到了要為漫漫的《何以笙簫默》寫序的時候了。要知道,等到這一天可真是不容易啊不容易,先感動一下下。烏龜漫經常郁悶,抱怨說都是當初筆名取錯了,“顧漫”不就是不管天崩地裂“顧”自還是那么“漫”嗎,如果她叫“顧快”,肯定早就寫完《何以》了。常常覺得漫漫是天才。能寫文寫得這么慢,沒有幾分天才還是很難做到的,尤其是在她居然每天都寫的情況下。每當有朋友提起漫漫的《何以笙簫默》,我回答說她還沒寫完,朋友們驚駭詫異錯愕的表情真是有趣極了。這部《何以》,她足足寫了有兩年吧。烏龜爬都爬到了,怎么可能這等慢法!于是,漫漫有了個很著名的綽號——“烏龜”。汗,說真的,烏龜會很委屈,它的速度要比漫漫快多了,哈哈。寫到這里,仿佛能夠看到漫漫愁眉苦臉的委屈表情。她寫得慢,也是因為她對文的要求太嚴格了。每一句話、每一個詞、每一個過渡,她都反復地修改斟酌,用心體會不同表達方式的細微差別。比如“他××地推開窗戶”、“她××地低下頭”,這些“××”她會考慮很久很久。如果寫到情節高潮段落,在QQ上會看到她不停表演吐血、上吊和撞墻。哪怕用再長的時間,她也一定要把最完美最到位的感覺表現出來,有時候我們笑她認真到有點BT的地步了。所以《何以笙簫默》就像一顆珍珠。她用悠長的時間,用心血呵護,細細地修改和打磨,使得這個故事如珍珠般晶瑩潤澤,淡淡的光芒,深蘊內華,初看或許并不驚人,然而看下去卻會柔腸百結,再也無法移開視線了。《何以笙簫默》是我很喜歡的一篇文,淡淡的深情,溫暖的深情,文字看似樸實,而字里行間仿佛有醉人的酒香,看著看著不知不覺就醉了。漫漫最擅長寫溫馨,每個溫馨的場景都寫得無比動人。曾經看到有個讀者在她的文下面留言說——溫馨不夠,因為那比溫馨更有穿透力;熱烈不夠,那比熱烈要纏綿;浪漫也不夠啊,它是如此的真實。那種帶一點蠻橫的溫柔,故作冷漠的刻骨相思,滿不在乎中流露的絲絲體貼,那樣的男子,是夢中最美的愛情也比不上的。所以我堅定地在坑里頭蹲著。是的,也正是因為如此,《何以笙簫默》這樣的一部不算很長的故事,連載了足足兩年多,卻依然令人無法忘記,其魅力就在于此。認識漫漫就是從這篇文開始的。當時我有一個朋友Sophie很喜歡《何以笙簫默》,于是她整天在我耳邊“顧漫”長“顧漫”短的,慫恿我去看她的文。只看文Sophie還不滿意,一定要我和作者顧漫認識了才甘心。終于有一天,她在QQ上隆重地互相介紹了我和漫漫。啊,怎么有點“相親”的感覺呢,笑。我是非常慢熱型的人。那時只是認識了,但沒有深交下去。現在想來,當時我和她彼此都隱藏了自己“邪惡”的一面,都扮作“淑女”,很謙恭很友善很溫柔,呵呵,所以蠻有距離感的。后來,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共同經歷了很多事情,“偽裝”無法再進行,赫然發現原來我們竟是如此投緣的人。同樣的八卦。同樣的懶惰。同樣喜歡大笑和大哭。再后來,竟然發展到了每天都要“見面”,時時刻刻聊天,時時刻刻八卦,一起寫文,晚上的時候彼此說了“再見”才去睡覺。如此親密的友情也許是無法長久的(汗,不要理我,又開始悲觀了),但是很珍惜有這段美好的時光,使得彼此的小說里似乎都多了一些溫暖和陽光。所以,漫漫要出這本書,我就承擔下了這個序。有些羞愧,自己是不善于寫序的人,沒有理論性,也沒有邏輯感,總是拉拉雜雜說些有關或者無關的話。但是,能夠在漫漫的書里留下這些話,應該是對我們友情最好的注釋了吧。接下來,漫漫會寫什么樣的故事呢?她是個靈感不斷的人,總會有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念頭從她的腦子里冒出來,經常會大喊著跑上來,興奮地說:“我想到了一個故事,很棒的故事,一定要把它寫出來!”然后興奮地許愿說,她要在幾月份之前寫完。我們總是用“同情”的眼光望著她:“《何以》寫完了嗎?”她頓時露出愁眉苦臉的委屈表情。“你要是能寫完《何以》,我們就相信你能寫完下一部。”我們對她安撫地微笑。于是,她又會表演一番吐血上吊撞墻,委屈得不說話。而今,烏龜漫的《何以笙簫默》終于完稿了,她終于可以輕松地進行她的新文。雖然不知道她又會用多長時間來完成,但是,以她追求完美到近乎苛刻的寫文態度,我相信,應該仍舊會是一篇很好的文。漫漫。加油!明曉溪2005年12月13日深夜再序《何以》我一直覺得自己不會再為《何以》寫什么東西了。始終覺得,那時候的情緒不可復制,怕寫出來會破壞曾經的感覺。或者又覺得,他們的幸福已經可以預見了,作者又何必畫蛇添足。然而這次再版,大家要番外的呼聲實在太高,于是我說,我試試吧。于是我又放任自己沉浸到《何以》中去。這實在是一件危險的事情,卻又不可言喻地美妙。我又陷入了走著走著,就會想起何以琛和趙默笙的狀況,各種他們的情景紛沓而來,甜蜜的,讓人忍不住傻笑的,又或者忽而傷感的。計劃之外的情節越寫越多,本來不想寫到孩子的,寫到了。本來只想寫幸福的情節的,卻會忽然寫到過去,甚至把自己都搞哭了。在咖啡館忍不住濕了眼睛的時候很不好意思,并不是因為服務員走過好奇地看了我兩眼,而是覺得,都這么久了,我還會搞得這么投入,真是很難為情。明明說了再見,告別已久。明明我已經慢慢變老。卻這么輕易地被他們俘虜了。我怎么會以為我再不會寫出我心里的他們呢?他們是以琛和默笙啊,是我根植于心底的最固執的愿望所化,無論時光如何沖刷,都不會改變。無論多久的久別,都不會陌生。嗨,以琛,默笙,我們又遇見了。我還記得與他們初遇在人群熙攘的超市,就像在后記里寫的那樣,忽然就冒出那樣一種感觸攫住了我。也許早一步,晚一步,他們不是他們,我不是我,誰知道呢,緣分總是那么玄之又玄。我還記得那是大三的暑假,我在我的老臺式機上,一遍遍地寫著他們的重逢,寫了十幾遍,終于我滿意了,他們也滿意了。我還記得我在學校的機房排隊,等不及了,就拿出白紙先把情節記下來,生怕靈感轉瞬即逝。我還記得上課的時候他們也不安分,不斷地在我腦袋里自行演繹著,讓我不得不當個不專心的學生,一遍遍在筆記本上寫著他們的名字,才能得到抒發后的平靜。一時間有些恍然。好像是眨眼間,卻已經很遠了。時間真是世間最殘酷又最美好的東西。從寫這篇文開始,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七年,已經和以琛和默笙分開的時間一樣漫長了。嗨,以琛默笙,又見面了。不過又要再一次告別。但是我想,走著走著,在熙攘人群中,我們一定會再一次遇見。
顧漫2010年11月


作者簡介

顧漫,她說,這世上必有一個人,會和她不離不棄寵辱與共,如果現在還沒有,那是她沒有找到,不夠幸運,而不是他不存在……,她說,她喜歡曬太陽,喜歡到處亂爬,喜歡悠閑度日,喜歡一切讓人溫暖感動的東西……,她說,她的愿望很偉大,要天下太平,然后,渺小的微不足道的她和父母還有朋友們也很太平……,她說,她的目標很渺小,片瓦遮頭,每頓有肉,然后抱怨房價好高,幸好自備龜殼,環保便攜又牢固……


目錄

再序《何以》
序寫給烏龜漫
第一章重逢
第二章轉身
第三章靠近
第四章命運
第五章回首
第六章離合
第七章若即
第八章若離
第九章恒溫
第十章不避
第十一章應暉
第十二章原來
番外之以玫篇一人花開
番外二點點滴滴
番外三年年歲歲
后記


經典語錄及文摘

我一直覺得自己不會再為《何以》寫什么東西了。始終覺得,那時候的情緒不可復制,怕寫出來會破壞曾經的感覺。或者又覺得,他們的幸福已經可以預見了,作者又何必畫蛇添足。
然而這次再版,大家要番外的呼聲實在太高,于是我說,我試試吧。
于是我又放任自己沉浸到《何以》中去。
這實在是一件危險的事情,卻又不可言喻地美妙。
我又陷入了走著走著,就會想起何以琛和趙默笙的狀況,各種他們的情景紛沓而來,甜蜜的,讓人忍不住傻笑的,又或者忽而傷感的。計劃之外的情節越寫越多,本來不想寫到孩子的,寫到了。本來只想寫幸福的情節的,卻會忽然寫到過去,甚至把自己都搞哭了。
在咖啡館忍不住濕了眼睛的時候很不好意思,并不是因為服務員走過好奇地看了我兩眼,而是覺得,都這么久了,我還會搞得這么投入,真是很難為情。
明明說了再見,告別已久。明明我已經慢慢變老。
卻這么輕易地被他們俘虜了。
我怎么會以為我再不會寫出我心里的他們呢?
他們是以琛和默笙啊,是我根植于心底的最固執的愿望所化,無論時光如何沖刷,都不會改變。無論多久的久別,都不會陌生。嗨,以琛,默笙,我們又遇見了。我還記得與他們初遇在人群熙攘的超市,就像在后記里寫的那樣,忽然就冒出那樣一種感觸攫住了我。也許早一步,晚一步,他們不是他們,我不是我,誰知道呢,緣分總是那么玄之又玄。
我還記得那是大三的暑假,我在我的老臺式機上,一遍遍地寫著他們的重逢,寫了十幾遍,終于我滿意了,他們也滿意了。
我還記得我在學校的機房排隊,等不及了,就拿出白紙先把情節記下來,生怕靈感轉瞬即逝。
我還記得上課的時候他們也不安分,不斷地在我腦袋里自行演繹著,讓我不得不當個不專心的學生,一遍遍在筆記本上寫著他們的名字,才能得到抒發后的平靜。
一時間有些恍然。
好像是眨眼間,卻已經很遠了。
時間真是世間最殘酷又最美好的東西。
從寫這篇文開始,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七年,已經和以琛和默笙分開的時間一樣漫長了。
嗨,以琛默笙,又見面了。
不過又要再一次告別。
但是我想,走著走著,在熙攘人群中,我們一定會再一次遇見。
顧漫
2010年11月

現在是凌晨四點。
剛剛打完一個小番外。
很奇怪,剛剛還困得要命,怕明天會把要寫得東西忘記才硬撐著,現在卻反而清醒起來,爬到床上后又爬起來,決定把后記打完。
大概是因為興奮吧,《何以》的完結終于指日可待。
《何以》一書從2003年9月開始在晉江原創網上連載,03年底連載完最初的七萬字以后,因為大四畢業的瑣事,因為初開始工作的忙亂,曾一度被我放下。我想,如果之后沒有網上的讀者們不斷地催促我鼓勵我,我怎么也沒有動力寫完吧。所以雖然經常被喊打喊殺要宰烏龜的讀者們催得雞飛狗跳烏龜爬,但是始終只有感激和內疚。有時候和白白、曉溪聊天,說到各自的讀者,我總是說,《何以》的讀者是最溫柔最有耐心的。
然后曉溪和白白就一副想砍我的表情,說:做你的讀者能不有耐心嗎?!
……
也是哦
我的確很慢(很不想承認),一直是懶懶散散的那種人,胸無大志,安穩度日,揮一鞭子才爬一爬,這種人,大概怎么也不會做出什么大事業來吧。不過,若是我積極奮發,也許,寫出來的就不是《何以笙簫默》了。
生命的度過就像看風景,走得快可以看到更多的景色,走得慢卻能更多地領略那些風景的妙處與細節。
我想我肯定是后一種人,享受那些生命中最平凡最微小的細節,然后努力把它們寫出來。
怎么聽著都像為自己的慢吞吞狡辯的樣子……
嗯嗯,話題扯回來,繼續說《何以》。
《何以》的靈感片斷始于一天我和媽媽去超市。超市人很多很擁擠,我腦中就突然冒出了《何以》開頭的那個畫面。
相愛相離的男女,很多年后不期然在人群中相遇,眼光相匯,淡淡。凝視,然后又各自走開。
《何以》一開始,就是想寫這樣一個擦肩而過。然后才漸漸血肉豐滿,甚至人物都有了自己的脾氣,不再受我控制。
曾有朋友問我,在這本書里,你想表達什么?
其實寫書的時候,我純粹只是想寫一個故事而已,根本沒想那么多。可是她問得這么認真,我便也認真地想,我究竟想表達什么呢?
我想答案是這樣的:
世上美麗的情詩有很多很多,但是最幸福的一定是這一句——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何以笙簫默》想表達的,就是這么一種幸福。
顧漫
彩神大发快三2005年12月14日凌晨

版權頁:



不過陪她去相親也挺好玩的,反正她也不用擔心人家會看上她,只要去吃飯和看花仙子耍寶就行了。
不過,“今天又是什么人?”
“呵呵呵呵,青年才俊哦,外科醫生,吃西餐,哈哈哈哈……”
默笙看她得意的樣子不禁好笑。她還真有辦法,相親對象一次比一次優秀,不過從來沒有逮到過就是了,反而會因為莫名其妙的原因成為她的好朋友或朋友夫,反正是不可戲的那種。二1J九的高齡,花仙子已經發誓是男人就嫁了。
由于要早點回家“打扮”,默笙準時下班,不可避免要碰到樓下的何以琛。默笙只想低著頭走過,不料花仙子卻突然停了下來,眼神很兇惡地望著何以琛……身邊的那個美女。
“太過分了!”花仙子咬牙切齒地說。默笙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經被她拉到以琛和那個美女面前。
“狐貍精,你又在勾三搭四。”
那個美女居然也一反嬌柔,兇巴巴地說:“相親狂,你又拉著別人陪你去相親?”她瞥了默笙一眼。“人家可比你漂亮得多,你等著當壁花,一輩子嫁不出去吧!”
兩個人居然就這樣吵起來,默笙目瞪口呆,尷尬地朝以琛打招呼:“嗨!”
他的臉色看來很差,也對,女朋友被罵狐貍精誰都不會開心。
“呃,對不起,她就是這樣,有¨無心。”默笙幫花仙子說。
以琛的眼神像要殺人一般,聲音冷得可以結成冰:“你要去相親?”
“呃,對……”默笮不知道怎么說才好,但遲疑的態度反而讓人肯定。

書友評論及讀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