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神大发快三

《鹿鼎記》金庸

編輯:千味書屋 來源: 彩神大发快三 時間: 2018-05-14 10:59:16 閱讀: 2232次
《鹿鼎記》金庸

基本信息

書名:《鹿鼎記》
叢書名金庸作品集
作者金庸
出版社廣州出版社
出版時間:第2版(2013年4月1日)
頁數:1855頁
語種:簡體中文
開本:32
ISBN:9787546206127
ASIN:B00ES5SAG4
版權:廣州朗聲

編輯推薦

《鹿鼎記》講述了出身于妓院的少年韋小寶,憑一時之勇搭救了落難的江湖好漢茅十八,又陰差陽錯地假冒小太監,成為少年康熙駕前紅人;他既是天地會總舵主的關門弟子,被寄予反清復明重任;他又艷福齊天,娶得七個如花似玉的夫人;他不肯反清,只因當今皇上是好朋友小玄子;他不肯剿滅天地會,只因不愿壞了江湖義氣;他不學無術,卻是天下好運的小無賴;他建功無數,卻懂得功成身退。



作者簡介

金庸,本名查良鏞,浙江海寧人,一九二四年生。曾任報社記者、翻譯、編輯,電影公司編劇、導演等。一九五九年在香港創辦明報機構,出版報紙、雜志及書籍,一九九三年退休。先后撰寫武俠小說十五部,開創了中國當代文學新領域,廣受當代讀者歡迎,至今已蔚為全世界華人的共同語言,并興起海內外金學研究風氣。曾獲頒眾多榮銜,包括香港特別行政區最高榮譽大紫荊勛章、英國政府O.B.E勛銜及法國最高榮譽“藝術與文學高級騎士勛章”和“騎士勛位”榮譽勛章,香港藝術發展獎終身成就獎,劍橋大學、香港大學名譽博士,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名譽文學博士,2010年獲劍橋大學哲學博士學位,英國牛津大學、劍橋大學、澳大利亞墨爾本大學、新加坡東亞研究所等校榮譽院士,北京大學、日本創價大學、臺北清華大學、南開大學、蘇州大學、華東師范大學等校名譽教授,并任英國牛津大學中國學術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文學院兼任教授,浙江大學人文學院院長、教授。曾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委員等公職。其《金庸作品集》分由香港、廣州、臺灣、新加坡/馬來西亞四地出版,并有英、法、意大利、希臘、日、韓、泰、越、印尼等多種譯文。

目錄

第一回縱橫鉤黨清流禍 
峭蓓風期月旦評 
第二回絕世奇事傳聞里 
最好交情見面初 
第三回符來袖里圍方解 
錐脫囊中事竟成 
第四回無跡可尋羚掛角 
忘機相對鶴梳翎 
第五回金戈運啟驅除會 
玉匣書留想像間 
第六回可知今日憐才意 
即是當時種樹心 
第七回古來成敗原關數 
天下英雄大可知 
第八回佳客偶逢如有約 
盛名長恐見無因 
第九回琢磨頗望成全璧 
激烈何須到碎琴 
第十回盡有狂言容數子 
每從高會廁諸公 
…… 
《鹿鼎記貳》 
《鹿鼎記叁》 
《鹿鼎記肆》 
《鹿鼎記伍》

經典語錄及文摘

序言

小說是寫給人看的。小說的內容是人。
小說寫一個人、幾個人、一群人或成千成萬人的性格和感情。他們的性格和感情從橫面的環境中反映出來,從縱面的遭遇中反映出來,從人與人之間的交往與關系中反映出來。長篇小說中似乎只有《魯濱遜飄流記》,才只寫一個人,寫他與自然之問的關系,但寫到后來,終于也出現了一個仆人“星期五”。只寫一個人的短篇小說多些,寫一個人在與環境的接觸中表現他外在的世界,內心的世界,尤其是內心世界。
西洋傳統的小說理論分別從環境、人物、情節三個方面去分析一篇作品。由于小說作者不同的個性與才能,往往有不同的偏重。
基本上,武俠小說與別的小說一樣,也是寫人,只不過環境是古代的,人物是有武功的,情節偏重于激烈的斗爭。任何小說都有它所特別側重的一面。愛情小說寫男女之間與性有關的感情,寫實小說描繪一個特定時代的環境,《三國演義》與《水滸》一類小說敘述大群人物的斗爭經歷,現代小說的重點往往放在人物的心理過程上。
小說是藝術的一種,藝術的基本內容是人的感情,主要形式是美,廣義的、美學上的美。在小說,那是語言文筆之美、安排結構之美,關鍵在于怎樣將人物的內心世界通過某種形式而表現出來。什么形式都可以,或者是作者主觀的剖析,或者是客觀的敘述故事,從人物的行動和言語中客觀的表達。
讀者閱讀一部小說,是將小說的內容與自己的心理狀態結合起來。同樣一部小說,有的人感到強烈的震動,有的人卻覺得無聊厭倦。讀者的個性與感情,與小說中所表現的個性與感情相接觸,產生了“化學反應”。
武俠小說只是表現人情的一種特定形式。好像作曲家要表現一種情緒,用鋼琴、小提琴、交響樂或歌唱的形式都可以,畫家可以選擇油畫、水彩、水墨或漫畫的形式。問題不在采取什么形式,而是表現的手法好不好,能不能和讀者、聽者、觀賞者的心靈相溝通,能不能使他的心產生共鳴。小說是藝術形式之一,有好的藝術,也有不好的藝術。
好或者不好,在藝術上是屬于美的范疇,不屬于真或善的范疇。判斷美的標準是美,是感情,不是科學上的真或不真,道德上的善或不善,也不是經濟上的值錢不值錢,政治上對統治者的有利或有害。當然,任何藝術作品都會發生社會影響,自也可以用社會影響的價值去估量,不過那是另一種評價。
在中世紀的歐洲,基督教的勢力及于一切,所以我們到歐美的博物院去參觀,見到所有中世紀的繪畫都以圣經為題材,表現女性的人體之美,也必須通過圣母的形象。直到文藝復興之后,凡人的形象才在繪畫和文學中表現出來,所謂文藝復興,是在文藝上復興希臘、羅馬時代對“人”的描寫,而不再集中于描寫神與圣人。
中國人的文藝觀,長期來是“文以載道”,那和中世紀歐洲黑暗時代的文藝思想是一致的,用“善或不善”的標準來衡量文藝。《詩經》中的情歌,要牽強附會地解釋為諷刺君主或歌頌后妃。陶淵明的《閑情賦》,司馬光、歐陽修、晏殊的相思愛戀之詞,或者惋惜地評之為白璧之玷,或者好意地解釋為另有所指。他們不相信文藝所表現的是感情,認為文字的唯一功能只是為政治或社會價值服務。
我寫武俠小說,只是塑造一些人物,描寫他們在特定的武俠環境(古代的、沒有法治的、以武力來解決爭端的社會)中的遭遇。當時的社會和現代社會已大不相同,人的性格和感情卻沒有多大變化。古代人的悲歡離合、喜怒哀樂,仍能在現代讀者的心靈中引起相應的情緒。讀者們當然可以覺得表現的手法拙劣,技巧不夠成熟,描寫殊不深刻,以美學觀點來看是低級的藝術作品。無論如何,我不想載什么道。我在寫武俠小說的同時,也寫政治評論,也寫與哲學、宗教有關的文字。涉及思想的文字,是訴諸讀者理智的,對這些文字,才有是非、真假的判斷,讀者或許同意,或許只部份同意,或許完全反對。
對于小說,我希望讀者們只說喜歡或不喜歡,只說受到感動或覺得厭煩。我最高興的是讀者喜愛或憎恨我小說中的某些人物,如果有了那種感情,表示我小說中的人物已和讀者的心靈發生聯系了。小說作者最大的企求,莫過于創造一些人物,使得他們在讀者心中變成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藝術是創造,音樂創造美的聲音,繪畫創造美的視覺形象,小說是想創造人物。假使只求如實反映外在世界,那么有了錄音機、照相機,何必再要音樂、繪畫?有了報紙、歷史書、記錄電視片、社會調查統計、醫生的病歷紀錄、黨部與警察局的人事檔案,何必再要小說?
一九八六·二·六 于香港

后記

《鹿鼎記》于一九六九年十月二十四日開始在《明報》連載,到一九七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刊完,一共連載了兩年另十一個月。我撰寫連載的習慣向來是每天寫一續,次日刊出,所以這部小說也是連續寫了兩年另十一個月。如果沒有特殊意外(生命中永遠有特殊的意外),這是我最后的一部武俠小說。
然而(鹿鼎記)已經不太像武俠小說,毋寧說是歷史小說。這部小說在報上刊載時,不斷有讀者寫信來問:“(鹿鼎記)是不是別人代寫的?”因為他們發覺,這與我過去的作品有很大不同。其實這當然完全是我自己寫的。很感謝讀者們對我的寵愛和縱容,當他們不喜歡我某一部作品或某一個段落時,就斷定:“這是別人代寫的。”將好評保留給我自己,將不滿推給某一位心目中的“代筆人”。
《鹿鼎記》和我以前的武俠小說完全不同,那是故意的。一個作者不應當總是重復自己的風格與形式,要盡可能地嘗試一些新的創造。
有些讀者不滿《鹿鼎記》,為了主角韋小寶的品德,與一般的價值觀念太過違反。武俠小說的讀者習慣于將自己代入書中的英雄,然而韋小寶是不能代入的。在這方面,剝奪了某些讀者的若干樂趣,我感到抱歉。
但小說的主角不一定是“好人”。小說的主要任務之一是創造人物;好人、壞人、有缺點的好人、有優點的壞人等等,都可以寫。在康熙時代的中國,有韋小寶那樣的人物并不是不可能的事。作者寫一個人物,用意并不一定是肯定這樣的典型。哈姆萊特優柔寡斷,羅亭能說不能行,《紅字》中的牧師與人通奸,安娜。卡列尼娜背叛丈夫,作者只是描寫有那樣的人物,并不是鼓勵讀者模仿他們的行為。《水滸》的讀者最好不要像李逵那樣,賭輸了就搶錢,也不要像宋江那樣,將不斷勒索的情婦一刀殺了。林黛玉顯然不是現代婦女讀者模仿的對象。韋小寶與之發生性關系的女性,并沒有賈寶玉那么多,至少,韋小寶不像賈寶玉那樣搞同性戀,既有秦鐘,又有蔣玉函。魯迅寫阿Q,并不是鼓吹精神勝利。
小說中的人物如果十分完美,未免是不真實的。小說反映社會,現實社會中并沒有絕對完美的人。小說并不是道德教科書。不過讀我小說的人有很多是少男少女,那么應當向這些天真的小朋友們提醒一句:韋小寶重視義氣,那是好的品德,至于其余的各種行為,千萬不要照學。
我寫的武俠小說長篇共十二部,短篇三部。曾用書名首字的十四個字作了一副對聯:“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最后一個不重要的短篇《越女劍》沒有包括在內。
最早的《書劍恩仇錄》開始寫于一九五五年,最后的《越女劍》作于一九七〇年一月。十五部長短小說寫了十五年。修訂的工作開始于一九七〇年三月,到一九八〇年年中結束,一共是十年。當然,這中間還做了其他許多事,主要是辦《明報》和寫《明報》的社評。
遇到初會的讀者時,最經常碰到的一個問題是:“你最喜歡自己哪一部小說?”這個問題很難答復,所以常常不答。單就“自己喜歡”而論,我比較喜歡感情較強烈的幾部:《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飛狐外傳》、《笑傲江湖》。又常有人問:“你以為自己哪一部小說最好?”這是問技巧與價值。我相信自己在寫作過程中有所進步:長篇比中篇短篇好些,后期的比前期的好些。不過許多讀者并不同意。我很喜歡他們的不同意。
一九八一·六·二二

文摘

長須人發令:“帶了這孩子走!大伙兒退兵!”眾人齊聲答應,向外沖出。一名青衣大漢將韋小寶挾在脅下,沖出石屋。只聽得颼颼聲響,箭如飛蝗般射來。王府中二十余名衛士不住放箭,康親王提刀親自督戰。 
眾青衣人為箭所阻,沖不出去。抱著鰲拜尸首的是個道士,叫道:“跟我來!”舉起尸身擋在身前。康親王見到鰲拜,不知他已死,又見韋小寶被刺客拿住,大叫:“停箭!別傷了桂公公!”韋小寶心想:“康親王倒有良心,老子會記得你的!” 
王府弓箭手登時停箭。那些青衣漢子高聲吶喊,沖出石屋。那長須人手一揮,四名漢子疾向康親王沖去。眾衛士大驚,顧不得追敵,都來保護王爺,豈知這是那長須人聲東擊西之計,余人乘隙躍上圍墻,逃出王府。攻擊康親王的四名漢子輕功甚佳,并不與眾衛士交手,東一竄,西一縱,似乎伺機要取康親王性命,待得同伴盡數出了王府,四人幾聲呼嘯,躍上圍墻,連連揮手,十余件暗器紛向康親王射去。眾衛士又是連聲驚呼,揮兵刃砸打暗器,但還是有一枝鋼鏢打中了康親王左臂。這么一陣亂,四名青衣漢子又都出了王府。 
韋小寶被一條大漢挾在脅下飛奔,但聽得街道上蹄聲如雷,有人大叫:“康親王府中有刺客!”正是大隊官軍到來增援。 
一眾青衣漢子奔入王府旁的一間民房,閂上了大門,又從后門奔出,顯然這些人干事之前,早就把地形察看明白,預備了退路。在小巷中奔行一程,又進了一間民房,仍是從后門奔出,轉了幾個彎,奔入一座大宅之中。 
各人立刻除下身上青衣,迅速換上各種各式衣衫,頃刻間都扮成了鄉農模樣,挑柴的挑柴,挑菜的挑菜。一名漢子將韋小寶用麻繩牢牢綁住。兩名漢子推過一輛木車,車上有兩只大木桶,將鰲拜的尸體和韋小寶分別裝入桶中。韋小寶心中只罵得一句:“他媽的!”頭上便有無數棗子倒下來,將他蓋沒,桶蓋蓋上,什么也瞧不見了。

書友評論及讀后感

[好書]通俗易懂,讀起來很輕松,但不像電視劇那樣是搞笑的。

[金庸作品]經典,不錯。縱觀金庸的武俠小說,男主角中韋小寶是一個絕對的例外,這小子武功在眾多男主角中可能是最差的一個了,但是這又無損他一路上爬官運亨通,從一個市井無賴,到假太監,到首領太監到尚膳司副總管太監到御前侍衛副總管、驍騎營正黃旗副都統、驍騎正黃旗都統、到最后的撫遠大將軍、一等鹿鼎公。相對于其他主角,韋小寶并沒有成長為一代大俠,卻當了一陣子大官,除了官場,韋小寶在天地會,神龍教都擔任過重要職務,還是俄羅斯的伯爵,不過韋小寶這些職位和他在朝廷的職位有密切關系,基本算他官場成就的副產品。

[比看電視劇版還要過癮]非常好看啊,感覺沒有一句是廢話,讀起來真的是津津有味!就連快快地看都舍不得,需得慢慢細讀才好,有些地方不讀兩邊以上都覺不過癮!

[非常好]內容和原來的一樣,非常值得收藏的書

彩神大发快三[經典]看過好幾遍,精品中的精品,值得回味,值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