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神大发快三

《步步驚心》桐華

編輯:千味書屋 來源: 彩神大发快三 時間: 2018-10-12 08:42:53 閱讀: 1160次
《步步驚心》桐華

基本信息

書名:《步步驚心》
作者桐華
(作者)
出版社湖南文藝出版社
出版時間:第1版(2011年9月1日)
頁數:624頁
語種:簡體中文
開本:16
ISBN:9787540450977
ASIN:B0126T6BV4
版權:中南博集天卷

編輯推薦

《步步驚心(十年典藏新版)(套裝共2冊)》超人氣作家桐華的成名代表作,2005年開始連載,引領了網絡原創小說的穿越風潮,暢銷百萬套。2015年是《步步驚心》發表第十年,典藏版裝幀升級,極具收藏價值。
由陳意涵、竇驍、楊佑寧等人氣演員領銜主演的同名改編電影《新步步驚心》于2015年8月7日登錄全國院線,火爆獻映。
2011年,《步步驚心》電視劇播出,引起了空前的收視熱潮和關注,并捧紅了眾多演藝明星,其精彩內容也被廣大觀眾所認可,成為影視改編的經典。
彩神大发快三《步步驚心》圖書版權多國輸出,韓國SBS電視臺更買下《步步驚心》電視劇版權,明年初翻拍韓版《步步驚心》電視劇,導演由拍攝過《那年冬天風在吹》、《沒關系,是愛情啊》的韓國知名導演金奎泰擔任。目前韓版《步步驚心》正在劇本創作和選角階段,預計明年初開播。這將成為近年來首部被改編為韓版電視劇的中國原創小說作品。


名人評書

作為桐華的處女作,《步步驚心》里所涉及的內容,一直被認為是“九子奪嫡”穿越鼻祖之作。
——《東方衛報》
《步步驚心》絕對是一部標志性的作品,它獨具風格的歷史演義和凄美絕倫的愛情架構結合得天衣無縫,從而擺脫了一般言情小說的窠臼,而更像一部傳奇。
——《時尚》
“言情”是女人每天都在做的夢。如果說《步步驚心》的夢在歷史的深淵上盤桓,那么這一次,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時代的夢,一個憂傷的裂痕。
——《北京青年》
第一最好不相見,如此便可不相戀。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用《步步驚心》里的這兩句詩,獻給那些深愛過卻不能在一起的情侶們。
——《瑞麗》
與以往穿越小說中主人公天馬行空、無所不能的情節相比,《步步驚心》去除了夸張的成分,更加暗合歷史,偏重展現權力爭斗。被譽為“清穿小說鼻祖”。
——國際在線


媒體書評

作為桐華的處女作,《步步驚心》里所涉及的內容,一直被認為是“九子奪嫡”穿越鼻祖之作。

——《東方衛報》

《步步驚心》絕對是一部標志性的作品,它獨具風格的歷史演義和凄美絕倫的愛情架構結合得天衣無縫,從而擺脫了一般言情小說的窠臼,而更像一部傳奇。

——《時尚》

“言情”是女人每天都在做的夢。如果說《步步驚心》的夢在歷史的深淵上盤桓,那么這一次,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時代的夢,一個憂傷的裂痕。

——《北京青年》

第一最好不相見,如此便可不相戀。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用《步步驚心》里的這兩句詩,獻給那些深愛過卻不能在一起的情侶們。

——《瑞麗》

與以往穿越小說中主人公天馬行空、無所不能的情節相比,《步步驚心》去除了夸張的成分,更加暗合歷史,偏重展現權力爭斗。被譽為“清穿小說鼻祖”。

——國際在線


作者簡介

桐華
作家、影視制作人。
已出版作品:《步步驚心》《大漠謠》《云中歌》《曾許諾》《長相思》《最美的時光》《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半暖時光》《那片星空,那片海》
影視劇作品:《金玉良緣》《抓住彩虹的男人》


目錄

《步步驚心·新版》上冊
自序不思量,自難忘
第一章夢醒處,已是百年身
第二章同來何事不同歸
第三章少年不識愁滋味
第四章人有悲歡離合
第五章酒入愁腸應易醉
第六章知己一人誰是
第七章花燈醉,少年行
第八章才始春來春又去
第九章把酒言歡塞上
第十章胡不歸,所為何
第十一章勸君惜取少年時
第十二章一種相思獨自愁
第十三章妝成秀色酬君意
第十四章攜手處,游遍芳叢
第十五章一層秋雨一層涼
第十六章落花隨水情亦逝
第十七章鮮衣怒馬,莫多情
第十八章羅帶飄舞月中仙
第十九章木蘭花開有情無
第二十章事事堪惆悵,斷柔腸
《步步驚心·新版》下冊
第一章有情終古似無情
第二章行盡處,云起時
第三章知己把酒話從容
第四章雷霆怒,癡人愿
第五章恩怨兩邊哪堪計
第六章相忘誰先忘
第七章禍福從來不可期
第八章心安即歸處
第九章喜生憂,愛生畏
第十章相逢猶恐是夢中
第十一章不許孤眠不斷腸
第十二章一縷芳魂歸青山
第十三章姹紫嫣紅開遍
第十四章何不相守慰寒影
第十五章不悔情深恨匆匆
第十六章難拋往事一般般
第十七章頭白鴛鴦失伴飛
第十八章曷不委心任去留
第十九章離別苦,相思念
第二十章花落人亡兩不知
第二十一章后記
番外一杏花、春雨、少年笑
番外二一窗明月滿簾霜
番外三寒梅落、淚隨風
番外四九重三殿誰為友
番外五往事哪堪再回首


經典語錄及文摘

不思量,自難忘
2005年5月16日,剛到美國不久的我,舊日生活已結束,新的生活還沒開始,很閑,很無聊。一時沖動,我在線寫了《步步驚心》的第一節,檢查完錯別字后,立即貼到網上。
大概貼到第三節的時候,開始有人留言,本來還在擔心沒有人看的故事,卻漸漸地受到了很多讀者的喜歡。我對這個故事越來越嚴肅認真,吃飯睡覺都在思考故事。我不是專業寫手,我高中是理科,大學是商科,平時從不玩弄文墨,我完全不知道這個故事該怎么寫,只是憑著一種激情和認真。當時的我沒有想到我能寫完一部四十萬字的故事,沒有想到它會出版,更沒有想到它會被拍成電視劇。
2005年8月,我簽署了《步步驚心》的出版合同,合同上很多名詞我都沒看懂,我也不關心,我的心態是完全不在乎錢,覺得寫故事很快樂,快樂完了,故事還能變成一本書,已經是我最大的收獲,甚至大半年后,我才弄明白什么叫版稅。這種心態讓我無所畏懼,永遠以故事為第一,再弱勢時都很強勢,可以對出版商說不,但同時也讓我吃了很多苦。
2005年10月30日,我將全稿發給了出版商,等待出版。本來承諾春節前出版,可書商對它的市場沒有什么信心,所以出版時間一拖再拖。其間,發生了很多事情,總而言之,我的第一次出版很艱難,我是個不喜歡訴苦的人,所以不多提了。
2006年4月,《步步驚心》正式出版。因為出版商陷入財務糾紛,與合作伙伴鬧翻,《步步驚心》成為犧牲品,書的上市沒有任何宣傳,含下冊的整套書不能在新華書店等主營渠道銷售。某個角度來說,這應該是注定失敗的一本書,但那一年,憑著讀者的口耳相傳,這本書成為暢銷書,在那之后,依舊是憑著讀者的口耳相傳,成為常銷書。
曾有讀者在網上說,你知道我是怎么開始看這本書的嗎?是我在新東方上課時,給我們講課的老師強烈推薦的。
有讀者說,她去買書,問《步步驚心》在哪里,營業員不知道。她找了半天,發現書放在最不起眼的角落,她買了一套,然后趁著營業員不注意,偷偷摸摸地把剩下的兩套書搬運到了最顯眼的地方。
這些年發生了很多事情,難過有,欣喜有,但不管何種,都只是漫長人生中的一朵浪花,可你們所做的,我一直銘記。
我無法向那位老師,那個悄悄搬運書的朋友,以及推薦書給你們的朋友,把書推薦給別人的你們當面道謝,只能在這里,告訴你們,沒有你們的喜歡,沒有你們的支持,一切都不會發生。
謝謝你們!

[番外一] 杏花、春雨、少年笑
雍正四年。
春寒仍料峭,女孩兒怯弱畏寒,還穿著夾襖,承歡卻已經不顧嬤嬤勸阻,換上了胭脂紅的春衫,她又好動,不喜繁重的頭飾,背著嬤嬤,強逼丫頭給挽了一個簡單的小鬟髻。
下午是習箏的時間,先生卻教著教著,一頭栽到箏上,昏睡過去。
承歡竊笑著拿戒尺去戳先生,窗戶外,一個眉目疏朗、滿臉調皮的男孩兒笑道:“別玩了,把他玩醒了,你就走不了了。”
承歡沖他做了個鬼臉,說道:“我給他下的藥分量足著呢,他這一覺沒兩三個時辰,醒不了。”拿毛筆在先生額頭上畫了一只呼呼睡覺的烏龜,提著裙子,踩到凳子上,直接從窗口翻了出去。
男孩兒在窗戶外面接住她,兩人手牽手地狂跑,一口氣跑了大半個時辰,直跑到會心橋邊,才停下來大喘氣。
男孩兒是五皇子弘晝,生性調皮,老闖禍,因為怕受罰,凡事總喜歡帶上深受雍正寵愛的承歡,原本只是想找個墊背的,可時間長了,墊背墊出了真感情,兩人倒比親兄妹還親,做壞事有弘晝必有承歡,闖了禍有承歡也少不了弘晝。
承歡看著頭頂才吐新葉的垂柳,說道:“可惜弘歷哥哥有了新嫂子,就不怎么理我們了。”
弘晝笑道:“倒不是因為新嫂子,而是因為皇阿瑪。”弘晝說著,學著弘歷恭敬的樣子,目不斜視地走路,一口一句:“是,皇阿瑪。”
承歡撲哧一聲笑出來,想著弘歷只怕正在說這句話呢。
勤政殿內,弘歷低著頭,恭敬地說:“是,皇阿瑪。”剛說完,只覺鼻子發癢,不禁打了一個噴嚏。他惶恐不安,怕皇阿瑪覺得不敬。
怡親王允祥解了圍,笑道:“有人在背后念叨四阿哥。”
弘歷忙笑了笑,算是混了過去。
弘歷在雍正身邊隨侍了一整個下午,從勤政殿出來后,只覺得頭上仍有兩道目光壓迫著他,心情十分低落。皇阿瑪性子喜怒不顯,無論他如何勤奮努力,卻難得一句贊語,反倒常常當著眾人的面呵斥訓誡。有時候會覺得很是疲憊,甚至很不想見到皇阿瑪,可又容不得他不見。
弘歷看到幾個太監滿臉急色,如無頭蜜蜂一般四處亂轉,隨口問身邊的小太監:“怎么了?”
“聽說五阿哥又逃學了,他們正四處找人。”
他緊蹙的眉頭終于舒展了幾分,皇阿瑪近年來向佛之心愈重,少近女色,不可能再有所出,能繼承皇位的人只有他和弘晝。弘晝聰慧機敏,本是力敵,可他玩心重,總不肯在正事上花工夫,所以皇阿瑪只有他了,不管滿意不滿意。
走到會心橋邊,橋這邊楊柳依依,對岸卻是絢麗的杏花林。
輕薄的花瓣如冰似綃,一朵又一朵密密地結在枝頭。淺淺的粉、濃濃的白,堆滿天際,似雪非雪、如霧非霧。微風一吹,便有花瓣紛紛墜落。地上已經落了一地的香雪,橋下的碧波上也蕩漾著無數碎花。
弘歷信步穿行在花瓣雨中,忽看杏花林中的秋千架上,一個女孩在空中蕩漾。秋千越蕩越高,她卻一點兒不怕,笑聲清脆,穿破迷蒙的杏花雨,灑滿天地。
胭脂紅衣若朝霞一般絢爛,如瀑的青絲未被宮飾束縛,活潑地飄舞在粉白的花瓣雨中。弘歷第一次懂得,幾縷飄揚的墨黑竟也能帶著旖旎春色。
他不禁停了腳步,心下驚異,哪個宮的宮女膽子如此大?轉念間就立即明白,暗嘆了口氣,轉身就要走,女孩“啊”的一聲驚叫,從秋千架上跌落。
他忙回身,飛躍上前,展手去接。
在飛揚的花瓣雨中,她就如花中精靈般落入了他懷中,臉上沒有驚怕,反倒滿是調皮得意。
“弘歷哥哥,我是故意的。”
弘歷怔怔地凝視了懷里人兒一瞬,才若無其事地將她放到地上,笑著說道:“如果我接不住你呢?”
承歡肯定地說:“我知道你能接住,只要你想做的事情,你都能做到。”
弘歷一個瞬間就心情大好,似乎在皇阿瑪身邊所受的委屈挫敗都煙消云散,笑問道:“弘晝帶你出來玩的?他人呢?”
承歡笑指指杏花林深處:“在那邊,他們不肯帶女孩兒玩,我就自己來蕩秋千了。”
弘歷說道:“走,去看看。”
兩人還未走近,就聽見弘晝和人在吵架。
“我的阿瑪、額娘都是堂堂正正的滿人,祖上是跟著太祖皇帝打進關的,承歡算什么破玩意兒?一個假格格。”
弘晝一拳就打在說話人的臉上,對方也沒客氣,立即回敬了弘晝一拳,兩個人扭打在地上。
和弘晝打架的人是弘歷嫡福晉富察氏的弟弟,周圍的男孩也都出身顯貴,骨子里帶著狂傲,弘晝又向來沒什么皇子的威嚴,所以沒有勸架的,反倒鼓掌叫好。
弘歷清了清嗓子,咳嗽了一聲,眾人看到他,立即躬身行禮:“四阿哥吉祥。”
地上的兩個人卻仍扭成一團,弘歷吩咐道:“拖開他們。”
幾個人立即各拖一個,分開了他們。
弘歷斥責了弘晝幾句,弘晝想辯解,看到承歡呆呆站在后面,他嘴唇一抿,把要說的話全吞了回去。
訓斥完弘晝,弘歷命他們都退下。
等眾人走了,弘歷俯身去查看弘晝臉上的傷,還未開口,弘晝就說道:“我明白四哥的意思,事情鬧大了,若被皇阿瑪知道,肯定不管對錯,第一個揭我的皮。”
弘歷對這個搗蛋卻聰慧的弟弟倒是真心疼愛,笑道:“你心里明白就好。”
承歡走過來,不解地問道:“為什么他們總喜歡罵我?”
弘晝立即說:“哪里有的事情?”
“你不用哄我,我心里都清楚的,他們說我是撿來的,說我不是阿瑪的親生女兒,我是一個野種。”
弘晝大叫道:“胡說,都是胡說!誰說的?你告訴我,我去幫你打爛他的嘴。”
承歡安靜地看著他,眼中隱有哀傷,弘晝反倒再嚷不出來。
弘歷雙手放在承歡肩上,半彎下身子,凝視著承歡,笑說道:“在這紫禁城里,問誰是皇阿瑪最寵愛的人,你若排了第二,沒人敢排第一,他們心里嫉妒你,自然就編排話來詆毀你,你若當真了,就中了他們的詭計。你會讓他們得意嗎?”
承歡想了想,信了弘歷說的話,說道:“我不會。”
“那就笑一笑。”
承歡立即笑了,若春風拂面、花綻枝頭,令天地頓時明媚,一直氣鼓鼓的弘晝不禁也笑了起來。
弘歷笑說道:“快要用晚膳了,服侍你們的太監宮女肯定已經找慌了,我送你們回去。”
弘晝小聲嘟囔道:“送前面少了一個‘押’字吧?”
承歡噘著嘴,說道:“弘歷哥哥自從大婚后,都不肯和我們玩了。”
承歡和弘晝相視一眼,突然從地上抓了一把杏花瓣,打向弘歷,弘歷忙伸手擋,卻仍是落了一臉。弘晝和承歡都放聲大笑起來,邊笑邊用花瓣做武器,不停地丟向弘歷。
弘歷看到他們的樣子,像回到小時候,忽然間放開了一切,也從草地上攬花瓣,用花瓣去打承歡和弘晝。
一時間,繽紛的杏花漫天飛舞,三個人打得不可開交,滿頭滿臉都是花瓣。
三人玩累了,席地而坐。
弘晝賴皮地靠在弘歷身上,仰著頭吹氣,把接近自己臉頰的花瓣都吹開。
承歡撿了一支柳條,遞給弘歷,弘歷熟練地將柳條編成一個頭冠遞回給承歡,承歡把杏花插了一圈,戴在頭上,展開雙手,邊轉圈邊問道:“好看嗎?好看嗎?我像不像杏花仙子?”
其時,一輪紅日薄西山,萬點飛花醉春風。斜陽花影里,承歡笑靨如花、胭脂色濃。
弘歷只是微笑,沒有說話。弘晝咬著一片柳葉,懶洋洋地說道:“《西游記》里有個杏花女妖怪,好像被豬八戒一釘耙給打死了。”
“我去告訴皇伯伯,你不好好讀書,卻去看什么妖怪書。”承歡一腳踢起地上的落花,揚得弘晝滿臉,弘歷也被波及。
兩人正在拌嘴,服侍承歡的老嬤嬤尋了來,看到承歡的裝扮,臉一時白一時青,又不敢說重話,只能不停地念叨,押著承歡去梳頭換衣。
弘歷笑著抓起弘晝,說道:“把你這只孫猴子押送回去,我就要去忙正事了。”
弘晝看周圍沒人,期期艾艾地說道:“宗譜上記載承歡是十三叔和嫡福晉所生,論血統再沒有比她更尊貴的了,為什么那些人總要拿她的身世說事?”
弘歷說道:“宗譜上既然都那么寫了,你管別人說什么呢?”
“可……”弘晝漲紅著臉,遲疑了半晌,才敢問,“承歡是皇阿瑪的私生女兒嗎?”
弘歷呆了一下,大笑起來:“越傳越離譜了,先是說承歡不是十三叔的親生女兒,如今又變成了皇阿瑪的私生女,連你竟然也去聽這些混賬話。”
弘晝結結巴巴地說:“若是十三叔的女兒,十三叔為什么對她一直不親?為什么一直放在宮中養?承歡的額娘就更古怪了,這么多年,你可見她抱過承歡一次?客氣有禮如待外人,怎么會有這樣的額娘?十三叔的兒子女兒一大堆,皇阿瑪為何只對承歡如此特別?別說公主不如她,就是我們兩個也比不得她。我記得皇阿瑪身邊以前有一個宮女,承歡私心里一直把那個宮女當額娘,那個宮女叫什么來著,我想不起來了,好像叫……”
“弘晝!”弘歷的面色突然變得嚴肅,“永遠不要提這個人,你額娘應該私下警告過你。”
弘晝忙閉嘴,過了半晌,憤憤不平地說道:“我不在乎承歡是不是皇阿瑪的女兒,反正我們一塊兒玩大,我早當她是妹妹了。我就是覺得好奇,不明白宮里的人為什么對承歡的身世諱莫如深。四哥,你知道嗎?你如果知道,就告訴我吧,我絕不會告訴別人。”
弘歷嘆了口氣,說道:“我又能知道多少?皇阿瑪、十三王叔肯定知道,可誰敢去問他們?皇后娘娘和十三福晉肯定也知道,可她們兩個都是鋸嘴葫蘆的性格,絕不會告訴我們。”
“所有人都偷著議論承歡,四哥就從沒好奇過嗎?”
“我問過額娘,額娘也說不清楚,她說皇阿瑪當年突然就抱了個女嬰回府,交給皇后娘娘撫養,對府里的人說是十三王叔的女兒,卻一字不提是誰所生,額娘她們當然也不敢多問。我當時已經懂事,還去看過承歡,那段時間皇阿瑪整日與和尚道士往來,府里的人連大氣都不敢喘。”
弘晝笑道:“除了承歡,誰敢在皇阿瑪跟前大喘氣呀?我都恨不得一輩子不見皇阿瑪,做他的兒子真是太累了。”
弘歷搖搖頭道:“你不明白,那段時間……”他忽嘆了口氣,說道:“不管承歡是不是十三王叔的女兒,肯定是愛新覺羅家的骨血,因為承歡的名字是皇爺爺親賜,皇爺爺不會亂認孫女。”
弘晝嘆道:“真是一筆糊涂賬,當年的事情怎么就這么亂呢?”
弘歷說道:“你別再私下里亂打聽了,若被皇阿瑪知道,仔細揭你的皮。”
“我心里有分寸,這事兒擺明了皇阿瑪就是不想讓人知道,所以我們也不可能知道的,知道的人都……”弘晝在脖子上比畫了一下。
弘歷不吭聲,弘晝也罕見地表情凝重。當年的九王奪嫡,他們雖沒經歷,也沒有人敢在他們面前提,可隱約中,總會聽聞點滴,只是點滴已經夠讓他們心驚膽寒,他們都隱隱地畏懼著皇阿瑪,八叔、九叔,甚至他們的大哥都死得很隱秘。
一瞬后,弘晝又嘻嘻哈哈起來,笑道:“四哥,我回去了。”
弘歷笑道:“你安心回去,在背后嚼舌頭的人,我會讓他們管好自己的舌頭。”
彩神大发快三弘晝說道:“知道四哥肯定不會只罵了我就完事的。”嘻嘻笑著作了個揖,自去了。

書友評論及讀后感